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号外 > 正文

乐歌股份商标专利屡次侵权 股东曾借出公司90%货币资金炒作股票期货

时间:2017-11-10 03:22:50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 号外财经网     收藏



《号外财经》讯乐歌人体工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乐歌股份”),原名为宁波乐歌视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产品包括人体工学大屏支架、人体工学工作站系列产品等,人体工学大屏支架包括大屏支架功能款和大屏支架基础款,人体工学工作站系列产品主要包括电脑支架、升降台、升降桌、桌边健身车。

《号外财经》发现,乐歌股份虽然标榜自己的品牌和专利有被他人侵权的风险,但该公司却屡次“盗用”他人的商标和专利,相关部分商标和专利被初步禁用。

同时,乐歌股份在2011年IPO时,因为毛利率远高于同行但无法作出合理解释而“被否”。如今再次上会时,用自己发明的“经调整毛利率”财务指标来解释高毛利率,虽然公司已经过会,但这种“数字游戏”能否活的资本市场认可尚未可知。

更让投资者不可思议的是,乐歌股份股东不是用资金支援上市公司发展主营业务,而是曾集体向公司借款炒股,借款金额占2015年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更是高达56%的地步,投向股票、期货等高风险行业,这种完全是不务正业的表现,而且资本市场风险较大,股东所借资金还投入到风险极高的期货中,如果亏损资金无法收回,将会对公司现金造成致命的打击,如此不合理利用公司资金视公司经营如同儿戏。

侵权“惯犯” 屡次“盗用”他人商标、专利

乐歌股份表示,目前公司拥有专利技术400余项,其中已授权发明专利29项。同时,该公司表示,“乐歌”品牌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自主品牌存在被他人仿制、仿冒的风险,从而可能对公司品牌形象造成不利影响,损害公司的商业利益。

讽刺的是,《号外财经》发现,乐歌股份却屡次侵占他人商标、专利,所谓的自主研发形同虚设,并将公司被初步宣告无效的商标列为公司已取得商标,涉嫌虚假陈述。

该公司侵占他人商标方面,主要涉及方为日本歌乐株式会。

2011年8月7日,乐歌股份注册号为8052399的“乐歌Loctek”商标经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并公告,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电缆;电线;遥控仪器;家用遥控器;电子布告板;光学器械和仪器;视听教学仪器;电池充电器;幻灯片(照相);电动开门器”,专用权自2011年8月7日至2021年8月6日。

2015年5月,日本歌乐株式会社对上述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工商行政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商评字(2016)第0000022145号《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裁定上述商标在电缆;电线、电子布告板;光学器械和仪器;视听教学仪器;电池充电器等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维持。

乐歌股份对上述裁定不服,已经向北京知识产品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并于2017年7月24日进行开庭审理,截止招股说明书出具日,上述行政诉讼尚未下达判决。

2015年5月14日,日本歌乐株式会社向商评委提交《注册商标无效申请书》,请求商评委对乐歌股份核定适用于“照相机用三脚架;同轴电缆;电池充电器;电话线;可视电话;网络通讯设备;手提电话;手提无线电话机;卫星导航器;车辆用导航仪器(随车计算机)”商品上的第7194238号“乐歌”注册商标宣告无效。后商评委作出裁定,乐歌股份第7194238号“乐歌”注册商标在上述商品上无效。

此外,乐歌股份目前拥有的注册号位11052243号第7类“LOCTEK”注册商标于2016年10月25日被慈溪市乐泰电器有限公司以“无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撤销;2017年7月24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作出的商标撤三字(2017)第W012123号《关于第11052243号第7类“LOCTEK”注册商标连续三年适用撤销申请决定》,撤销乐歌股份第7类“LOCTEK”注册商标在“家用豆浆机;家用电动榨水果机;非手动磨咖啡机;家用电动搅拌机;洗碗机”部分核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

乐歌股份不服上述判决,于2017年8月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委委员会申请复审,目前正在进行中。

《号外财经》发现,乐歌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及下属公司持有的对其生产经营较为重要的境内注册商标中,注册号为“8052399”的“乐歌Loctek"商标类别为第9类,有效期截止日为2021年8月6日。

注册号位11052243号第7类“LOCTEK”注册商标同样在公司及下属公司持有的对其生产经营较为重要的境内注册商标名单中。对于上述公司已经初步被判在部分商品上无效的商标,公司赫然将其列入自己的注册商标名单中,这种做法明显涉嫌虚假陈述。

此外,《号外财经》还发现,国家知识产权局收到昆山泓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对专利号为ZL201420204393.3的“平板显示器支架”实用新型专利无效宣告的请求。

为此,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在2016年12月作出的《审查决定书》,专利复审委员会认为公司ZL201420204393.3号专利不具有创造性,因此宣告专利全部无效,上述专利案件目前已经完结。

数字游戏 IPO曾因高毛利率无法解释被否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乐歌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0.04%、43.58%、50.42%、48.08%,远高于同期行业平均值35.68%、38.6%、38.71%、36.25%。

而乐歌股份此次在招股说明书中用新发明的财务指标,即调整后的毛利率与同行业公司进行对比,来解释公司毛利率高的原因。

《号外财经》注意到,在2011年公司名为宁波乐歌视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时,公司在IPO被否,原因就是公司高毛利率无法作出合理解释。

2011年,证监会《关于不予核准宁波乐歌视讯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的决定》(证监许可〔2011〕1510号)的信息显示:根据申报材料,你公司2010年营业收入较2009年增长66.96%,增长幅度远高于同行业规模相近公司水平;2008年至2011年1月–6月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23%、39.65%、38.65%和38.30%,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水平。你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未作出充分解释,无法判断上述事项的合理性及对你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是否构成不利影响。

发审委认为,上述情形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32号)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符。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32号)第三十七条规定,发行人不得有下列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情形:发行人的经营模式、产品或服务的品种结构已经或者将发生重大变化,并对发行人的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发行人的行业地位或发行人所处行业的经营环境已经或者将发生重大变化,并对发行人的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发行人最近1个会计年度的营业收入或净利润对关联方或者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客户存在重大依赖;发行人最近1个会计年度的净利润主要来自合并财务报表范围以外的投资收益;发行人在用的商标、专利、专有技术以及特许经营权等重要资产或技术的取得或者使用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其他可能对发行人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的情形。

而为了与可比公司进行合理的比较,通过计算可比公司与乐歌股份经调整的毛利率(经调整的毛利率=综合毛利率-销售费用率)以淡化销售渠道的不同带来的影响,公司与可比公司经调整的毛利率基本相当。

2014年-2017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分别为22.61%、26.51%、25.94%、23.87%,乐歌股份毛利率分别为23.88%、26.78%、26.22%、22.5%。

乐歌股份发明的“经调整的毛利率”能否获得市场认可,尚未可知,但通过数据“游戏”来解释公司高毛利率在上市公司中或属首例。

集体不务正业 股东借公司过半流动资产炒股

2014年,因资本市场投资环境向好,乐歌股份股东经商议后决定一起开展新股申购等方面的投资活动。讽刺的是,该公司股东炒股的钱不是自己的资金,而是从公司借钱,借钱比例在2015年竟然高达公司流动资产比例50%以上,这种行为与上市公司股东向公司输送资金支持公司发展的做法背道而驰,无疑会影响公司的发展。

2014年至2015年期间,乐歌股份的实际控制人项乐宏经授权代表发行人全体股东向发行人及子公司丽晶数码拆借资金用于开展新股申购等方面的投资活动,2014年期间拆借资金平均额为5,869.16万元,2015年期间拆借资金平均额为16,159.12万元。

股东借款主要用于网上新股申购及建立底仓所需的二级市场交易为主,此外还参与了部分理财计划、期货投资等。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乐歌股份合并资产负债表中货币资金分别9136.7万元、17917.89万元,公司股东在该期间向公司及子公司平均拆解资金占公司货币资金的比例分别高达64%、90%,占公司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5%、56%。

这也意味着,乐歌股份2015年中流动资产的货币资金90%、56%的流动资产不是用于公司发展,而是借给股东进行炒股,股东和乐歌股份的这种行为完全是不务正业的表现。而且资本市场风险较大,股东所借资金还投入到风险极高的期货中,如果亏损资金无法收回,将会对公司现金造成致命的打击,如此不合理利用公司资金视公司经营如同儿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