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号外 > 正文

倍加洁出借巨额资金助关联方炒房 未来经营性风险加剧

时间:2018-02-07 09:57:49      作者:宋佳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 号外财经网     收藏



《号外财经》讯

倍加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加洁”)拟登陆上交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5.1亿元。《号外财经》发现,倍加洁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同时,却出借巨额资金帮助关联方炒房,并在报告期内连续三年购买大额理财。同时为了获取大客户更高额度订单,放宽应收款政策,加剧公司经营性风险。

高度依赖代工 自有品牌增长乏力

根据招股书披露,倍加洁主要从事口腔清洁护理用品以及一次性卫生用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口腔清洁护理用品主要包括牙刷、压线、齿间刷、牙线签、假牙清洁片等产品,一次性卫生用品主要为湿巾。

该公司业务以ODM 为主兼顾自主品牌、国内和国外市场并重的业务格局。但倍加洁ODM销售额与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逐年增长,2016年ODM销售额为5.4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高达87.01%,而自有品牌2014年-2016年销售额为7249.82万元、7313.22万元、8108.03万元,增长率远低于ODM销售额增长率,销售占比也呈逐年下降趋势。

由此可见ODM业务是倍加洁业绩增长主要动力,自有品牌增长较为乏力。

出借巨额资金助关联方炒房 购买大额理财不手软

《号外财经》注意到,倍加洁前身明星牙刷由张文生与上海光明皮鞋厂邗江联营厂(以下简称“邗江联营厂”)于1997年共同出资160 万元组建。其中张文生认缴注册资本83.2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2%;邗江联营厂认缴注册资本76.8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48%。

但当时,邗江联营厂的相关印章和营业执照均由邗江县光明皮塑制品厂(以下简称“皮塑厂”)财务负责人吴安祥保管(吴安祥当时兼任邗江联营厂副厂长及财务负责人),出于经营上的考虑,新生村借用了邗江联营厂的名义,用皮塑厂的二栋厂房、相关土地及 2/3附属设施作价 67.3 万元,以及现金 9.5万元出资,合计76.8万元。张文生以生产经营的机器设备 43.8 万元以及现金 39.4 万元出资,合计83.2万元。因此,在明星牙刷的设立过程中,邗江联营厂系明星牙刷的名义股东,实际股东为皮塑厂。

1997年9月,皮塑厂将其实际拥有的明星牙刷48%股权转让给张文生,并将第三栋厂房出售给明星牙刷。截至1998年底前,张文生在受让皮塑厂持有的全部48%股权,并足额支付股权转让款后,实际持有明星牙刷100%股权。但鉴于当时《公司法》尚未允许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形式,2000 年12 月,新生村将上述48%明星牙刷股权分别转让给张文生和张德荣,股权受让方张德荣系张文生兄弟,实为代张文生持有。直至2016 年3月由张德荣将代持的股权无偿转让给张文生。由此不难看出,在长达18年的时间里,倍加洁实质上都为张文生一人控制企业,时至今日,张文生仍直接持有公司84%的股份,并通过扬州竟成及扬州和成间接持有公司4.58%和3.02%的股份,共计持有91.60%的股份。

张文生常年作为公司唯一股东,对关联方也关照有加。根据公告显示,倍加洁集团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为68.82%、55.50%、52.93%和44.84%。公司7处土地使用权6处被抵押,此次又通过募集资金的方式补充流动资金3650.24万元。看似公司缺乏资金,但《号外财经》注意到倍加洁曾向多达十位关联方借出资金,其中2014年-2016年倍加洁向张文生的姨父管顺安分别借出资金1500万元、164万元、40万元,累计出借资金1704万元,而其出借资金理由均为购买房产。而国内短期商业贷款利率一直在5.0%-6.0%间浮动,随着国家对楼市调控政策的加强,住房贷款审批程序日益严格,获得巨额放贷需要极高的收入与资产水平作为支持,但管顺安仅以5%的年息就轻松的从倍加洁获得巨额资金用于购买房产。

另一方面,一般情况下个人刚需购房不会连续发生,而管顺安连续三年向倍加洁借款购房的行为,存在极大的炒房嫌疑。众所周知2014年至2016年是中国房价的快速增长时期,管顺安在此期间向楼市投入巨额资金,其投资获利情况可想而知,而这一切还要感谢倍加洁的鼎力支持。

此外,倍加洁还向张文生妻子徐秋萍提供三年117.92万元无息借款用于个人支出,甚至为高管改善生活提供无息借款。在理财方面倍加洁也颇有心得,根据招股书显示,倍加洁在2014年-2016年期间购买理财产品支付的现金为3.12亿元、2.39亿元、1.94亿元。倍加洁募资补充流动资金,但对关联方却毫不吝啬,购买大额理财产品也毫不手软。

人力成本削减或难延续 未来经营性风险加剧

根据旧版招股书显示,截止2016年6月30日倍加洁职工人数为1821人,但新版招股书中2016年职工人数却为1661人,这意味着短短半年时间公司离职人数达到160人,这或许也是造成2016年,在职工总数增长9.35%的情况下,应付职工薪酬增长48.75%的主要原因。

此外,《号外财经》还发现,2016年6月30日倍加洁生产人员相较于2017年6月30日减少167人,这意味着减少的职工主要来自于生产人员。而这与倍加洁大幅增加外协厂商协助密不可分,根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倍加洁外协加工金额为820.47万元、268.21万元、918.43万元,其增长趋势明显。通过增加委外加工量的方式,倍加洁在上市前夕减少了人员成本压力,但这种削减成本的方式或难以延续。

另外,合并报表中2014-2017年6月,倍加洁实现营业总收入4.47亿元、4.72亿元、6.26亿元和3.15亿元,净利润为4890.51万元、5332.76万元、6781.81万元和4334.09万元。而其母公司2014- 2017年6月实现净利润3272.72万元、5440.31万元、6942.61亿元、5314.11万元。净利润差额为1617.79万元、-107.55万元、-160.8万元、-980.02万元,由此不难看出,倍加洁子公司整体由2015年开始陷入亏损,并且亏损幅度日益增大。

2016年倍加洁应收账款增长率为57.16%,远超营业收入增长率的32.63%。同时,2016年倍加洁应收款前一名为广州薇美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薇美姿实业”),应收款为3855.96万元,倍加洁2015 年前向广州薇美姿个人护理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薇美姿个人护理”)销售产品,自2016 年起向薇美姿个人护理关联企业薇美姿实业销售产品。2015年薇美姿个人护理应收款为879.66万元,因此,倍加洁2016年对薇美姿(包含“薇美姿个人护理及其关联企业“薇美姿实业”)销售增长比为102.38%,而其应收款增长率至少为338.35%,可见倍加洁为获取客户更多的订单放宽了应收账款政策,但是也大大增加了公司后期的经营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