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证券 > 正文

锦富技术头上一把刀:控股股东全质押 员工持股亏亿元

时间:2018-09-14 09:28:00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新浪财经     收藏
 

     新浪财经讯 9月13日消息,锦富技术(3.6700.000.00%)股价持续下挫,投资者苦不堪言,锦富技术员工持股计划同样陷入巨额浮亏之中,公司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购买公司股票2.07亿元,浮亏比例近六成,浮亏金额超亿元。

  
      员工持股计划亏损过亿元 此前仅差一步遭强平

  截止2018年1月12日,公司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通过二级市场竞价交易的方式累计购买锦富技术(股票代码:300128)股票18,640,25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148%,累计成交金额为人民币207,503,393.70元,成交均价为人民币11.132元/股,锁定期自2018年1月16日至2019年1月15日。

  锦富技术今日收盘价3.67元,员工持股计划前复权购买均价为8.5495元,截止今日,员工持股计划浮亏57%,

  其实早在今年6月初停牌期间,员工持股计划便面临爆仓强平风险。锦富技术5月31日收盘后停牌,当日收盘价7.02,远低于11.132*0.85的止损线。而恰在停牌期间,公司实控人富国平以自有资金替换信托计划中的优先信托资金14,770万元,否则,员工持股计划遭遇强平也就在眼前。

  锦富技术:云南信托-锦富技术2期员工持股计划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

  控股股东近100%股权质押成为上市公司头上一把刀

  8月28日,公司公告称,李季所持公司股票被质权方申万宏源(4.4800.000.00%)证券有限公司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强制卖出6,214,798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0.56%,本次被强制平仓后,李季女士累计被强制平仓10,714,798股,占公司总股本 的比例为0.98%。本次被强制平仓后,李季女士尚持有公司68,105,488股,占公司总股本 的6.22%,其中68,103,007股质押于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占公司总股本的 6.22%。质押比例仍近乎100%。

  8月23日锦富技术公告,因近日公司股价下跌,公司实际控制人富国平质押在财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部分公司股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2018年8月22日及23日合计减持13,502,700股,占总股本比例1.23%。本次被平仓后,富国平、杨小蔚及瑞微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24,434,739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65%。富国平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123,054,460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99.95%,占公司总股本的11.25%。,杨小蔚女士持有公司91,845,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39%; 杨小蔚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91,844,738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99.99%,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公告内容与信息披露义务人提供的信息一致。 占公司总股本的8.39%。

  公司自身也波折不断,9月5日,锦富技术称,终止非公开发行创新创业公司债券事项。8月28日,锦富技术半年报公告显示,公司半年度营业收入1,499,344,647.37元,同比增加14.5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67,034.34元,同比减少90.93%。

  今年1月份,公司实控人富国平、杨小蔚夫妇筹划年内将所持2.04亿股转让给富国平控股公司瑞微投资。目前,瑞微投资累计受让富国平夫妇所持1.25亿股,持股比例达14.92%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富国平夫妇由此获得10.53亿元转让款。

  此后,富国平夫妇再度筹划转让全部所持股份,退出实控权,但最终因存在频繁股权质押问题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锦富技术近半年内两次筹划重大资产收购均以失败告终。

  两次重组失败业绩大幅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锦富技术是中国领先的光电显示薄膜器件生产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厂商,2010年登陆创业板。

  2012年公司净利润达到最高峰1.44亿元,随后持续下跌,近两年才稍有回升。

  2015年至2017年,锦富技术营收分别为31.54亿、29.73亿、30.21亿,同比增长18.89%、-5.74%、1.62%;净利润分别为2158.25万、3820.12万、5848.44万,同比增长-69.6%、77%、53.1%。

  锦富技术近半年内两度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但均以失败告终。

  据了解,今年2月锦富技术筹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电子功能性材料商弘擎科技100%股权,三个月后此次重组宣告终止。

  6月15日,锦富技术再推重组方案,此次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大数据科技公司共和盛世100%股权。但仅过去三周,此项重组方案最终还是因证券市场的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双方在标的公司作价时的PE倍数等重要条款方面未能达成一致而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