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互金 > 正文

互金平台流标潮起达15% “羊毛党”救急饮鸩止渴?

时间:2018-02-02 10:55:11      作者:陈植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新浪综合     收藏

   临近春节,一家中小型互金平台业务主管谢刚(化名)却遭遇意想不到的经营压力。
 
  “去年底以来,约10%新发布的P2P产品竟出现流标状况。”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所谓流标,概括而言,即互金平台将借款人的借款信息发布到平台上,在约定时间内没能筹集到足够资金,造成流标状况。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遭遇流标窘境的中小型互金平台不在少数,甚至有些平台流标占比达到约15%。
 
  多位互金平台人士向记者表示,之所以出现流标,很大程度是随着金融监管趋严,越来越多投资者担心中小型互金平台无法通过验收备案,因此在产品到期后不再续投,间接造成P2P产品供大于求状况。
 
  上述互金平台人士直言,这也造成互金平台发展正出现两极分化迹象,一方面是大型互金平台通过海外上市等资金运作,吸引大量投资者资金,相当不差钱;另一方面是众多中小型互金平台由于投资者流失正面临后续发展乏力困局。为此越来越多中小型互金平台开始向借款人导流转型,不再涉及P2P业务。
 
  “事实上,流标也是金融监管趋严压力下的互金平台一种运营新常态,它真正反映出越来越多投资者日益重视P2P的投资风险。”一位地方金融办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
 
  流标“探因”
 
  在多位互金平台人士看来,当前不少互金平台或多或少遭遇流标窘境,主要是三大因素“作祟”:一是临近春节,部分投资者需要用钱,所以在产品到期后不再续投,并赎回相应资金,导致互金平台投资者人数与投资额双双下降;二是部分投资者担心中小型互金平台无法通过备案,陆续撤回投资款“先求自保”;三是部分互金平台主动寻求合规操作争取尽早备案的需要。
 
  “去年底我们曾在平台发布不少无特定消费场景的、高利率的通用目的型消费金融贷款信息,很快吸引到足够的投资款,但风控合规部门突然告知这类产品可能会被监管部门视为类现金贷产品,建议赶紧下架。因此我们不得不退还投资者所有资金,最终造成流标。”一家上海地区互金平台创始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她表示,因合规需要而出现流标的事件并不多,毕竟不少互金平台趁着官方尚未对现金贷做出明确的界定,仍然将通用目的型消费金融贷款视为“合规产品”进行发布。
 
  谢刚告诉记者,以往他所在的互金平台偶尔也会遇到流标状况,通常会寻找外部资金“对接”。比如他们与多家第三方P2P产品投资平台与智能投顾机构签订合作协议,若出现产品流标,这些机构将动用一笔投资者资金认购相应产品。与此同时,双方还会签订一份抽屉协议,约定互金平台对上述P2P产品履行担保兑付义务,甚至会先支付20%风险准备金到对方关联账户。
 
  此外,他所在的互金平台高管也会自掏腰包认购部分P2P产品。
 
  然而,如今这两种操作模式都渐行渐难,一方面互金平台高层因为高利润现金贷业务受限而变得囊中羞涩;另一方面不少第三方P2P产品投资平台开始自建资产端对接资金。
 
  一家第三方P2P产品投资平台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自建资产端是大势所趋,一则他们越来越担心互金平台由于无法通过验收备案而被迫开展项目清算,相关退款流程繁琐会影响投资者体验;二则基于业绩增长考量,他们也需要改变以往主要依赖投资者导流的收费模式,通过撮合P2P交易能获得可观的利差收益。
 
  这一度让谢刚感到经营压力倍增,甚至动了吸引““羊毛党””资金渡过流标难关的想法。
 
  “但平台管理团队认为,当前流标状况潮起,主要还是春节因素所致。”谢刚表示,他担心,随着春节过后互金平台验收备案逐渐明朗化,若他所在的互金平台无法成为首批备案机构,部分投资者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找羊毛党解难利弊难权衡
 
  谢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吸引“羊毛党”资金渡过流标难关的想法,其实也是权益之计。
 
  所谓“羊毛党”,是指P2P投资领域存在一批特定投资者,他们只冲着P2P平台发布的超高收益产品信息而来,比如投资1万元返还300元,如今“羊毛党”除了赚取P2P产品利率之外,还能额外赚取3%额外返还收益,但这也造成P2P平台运营成本大增,甚至出现亏损经营等状况。此外,“羊毛党”通常只一次性投资短期P2P产品以博取收益最大化,不大会复投,也造成P2P平台获客成本居高不下。
 
  记者了解到,不少资深“羊毛党”组织负责人一年“薅羊毛”的收益高达数百万元。
 
  事实上,围绕是否需要吸引“羊毛党”“解难”,谢刚所在的互金平台内部也存在不同声音,一方认为这仅仅是临时救急,避免流标状况持续影响平台声誉;另一方则坚持此举后患无穷,一旦被“羊毛党”“盯上”,以后平台推出的任何促销获客活动都会引来大批“羊毛党”,反而大幅提高获客成本与运营压力。
 
 
  面对不同意见,当前谢刚所在的互金平台高层也显得犹豫不决。
 
  “毕竟,这种借“羊毛党”刷人气与流量的做法,往往发生在互金平台上市前,有时需要借助“羊毛党”带来的注册用户数、活跃用户数、流量、交易量大幅增加,以此抬高企业IPO估值与募资额。但用“羊毛党”缓解流标问题的确并不多见。”谢刚指出。此举某种程度而言,是企业通过极高收益获取短期拆借资金。
 
  本周以来,他转而尝试将部分流标的P2P借款业务打包出售给大型互金平台,但这种做法也遇到不少挑战——除非这些P2P借款业务能满足有明确消费贷款用途与风控要求,以及给予一定的融资利率折扣,这些大型互金平台才愿意“接受”。
 
  “目前只解决了30%流标P2P借款业务,还有70%缺乏明确消费场景的P2P借款业务最终可能需要平台高层四处筹资解决。”谢刚表示。
上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