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基金 > 正文

PE系公司发展参差不齐 证银信角逐公募大时代

时间:2018-01-09 10:48:17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 号外财经网     收藏
    1月5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关于核准设立弘毅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批复 》,同意核准设立弘毅远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弘毅远方”),这是2018年公布获批的首家公募基金公司。

  弘毅远方获批意味着PE系公募扩容至6家。在此之前,市场上已经有5家PE系公募,但它们发展情况不一,且多以发展缓慢为主。

  全市场130家公募公司中,PE系公募更属边缘派系,券商、银行、信托三足鼎立局面依旧。

  不过,新进入者层出不穷,终会对现有公募竞争格局产生影响,一些变化正悄然发生。

  PE系发展缓慢

  证监会批复公告显示,弘毅远方注册地在上海,由弘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称“弘毅投资”)100%控股。弘毅投资成立于2003年,是联想控股成员企业中专事股权投资及管理业务的公司。

  此前的5家PE系公募,分别是2014年成立的红土创新、九泰,2015年成立的新沃、中科沃土,以及2017年9月成立的恒越。此外,2012年成立的红塔红土股东背景中亦有PE机构深创投,不过其大股东为红塔证券,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PE系公募。

  从公募发展情况来看,PE系公募尚属于较为边缘的派别。

  业内人士指出,这主要在于公募基金牌照的门槛在新《基金法》及《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实施后才有所降低,PE系公募作为新诞生不久的类型,自然与有着雄厚根基的银行系、券商系以及信托系公募难相抗衡。

  不可否认的是,PE系公募的母公司背景确实是它们的先天优势,但从已成立的5家PE系公募来看,整体发展情况不一,但以扩张缓慢居多。

  其中,成立最早的红土创新成立三年以来,规模一直在4亿元以下徘徊,直至2017年三季度凭借货基才突破“10亿元”门槛。

  截至2017年末,红土创新含货基的规模为40.78亿元,其中货币基金为37.42亿元,占91.76%;非货基规模合计仅为3.35亿元,在121家可统计该项规模的公募公司中位列倒数第十位。

  其余几家公司中,中科沃土和新沃基金的发展情况同样尴尬。其中,新沃基金截至2017年末的含货基总规模为42.21亿元,但其中货币基金规模为41.75亿元,占比高达98.92%。除货基外,其仅有的1只混合基金规模为0.12亿元,是一只典型的迷你基金,非货基规模合计为0.45亿元,在121家可统计该项规模的公募公司中位列倒数第二位,略高于华宸未来基金。

  去年5月,新沃基金因旗下某专户产品的合规风控管理缺失、对委托人身份以及资金来源调查不当等原因被证监会责令改正,要求暂停办理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备案24个月,暂停受理公募基金产品注册申请6个月,这对其发展而言无疑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中科沃土2017年末的含货基规模为9.20亿元,其中货基规模为5.42亿元,占比58.91%,非货基规模在全行业中同样处于末流。

  相较之下,比红土创新稍晚1个月成立的九泰基金规模成长较快。

  2016年四季末,成立两年半的九泰基金含货基总规模首次突破100亿元,达到119亿元;截至2017年末,其最新含货基总规模为143.97亿元,其中非货基规模为112.8亿元,在121家可统计该项规模的公募公司中位列第70位,发展速度除远超过前述红土创新基金外,较同期成立的嘉合基金、北信瑞丰基金、中金基金等其它系公募发展得也较快。

  1月7日,华南一位资深公募人士受访时向记者指出,“PE系公募提出的最大招牌就是一、二级市场的联动效应,也即它们一直强调的以PE/VC的投资逻辑来进行二级市场投资,要赚企业成长的钱而不是交易价格的差价。这种逻辑并没有问题,但是真正操作起来未必能真正贯通。从这几家PE系公募的情况来看,我们并没有看出他们在权益投资方面展现出多大的优势。”

  当然,对PE系公募发展造成制约的因素或还在于新三板市场发展的不如预期和定增市场受到的严格监管,而这两方面业务是PE系公募成立之初就强调要开展的重点业务。尤其是新三板方面,包括红土创新、九泰、中科招商都曾提及要作为重点业务方向,但目前业务的拓展显然受到新三板流动性问题的较大影响。

  对于即将杀入公募领域的弘毅远方而言,如何凭借母公司提供的资源,如在公募“前辈”们的激烈厮杀中脱颖而出,是必须思考的问题。

  三足鼎立局面

  纵观当前公募行业的整体发展格局,银行系、券商系和信托系公募依然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但随着公募行业准入门槛的降低,新式公募的数量也在迅速增多。

  据Wind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130家公募基金公司中,券商系阵营最为庞大,达到64家,几乎占据公募行业的半壁江山;紧随其后的是信托系,以25家位列第二;此外,银行系有15家、保险系6家,另外还有地产系、个人系、互联网金融系、其他派系等,越来越多新式公募也进入市场。

  当然,三大派系当前的市场占有率仍无可撼动,不过三者间的竞争格局也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其中,信托系公募是近几年发展较为式微的派系。从新生力量来看,自2015年7月金信基金成立以后,市场上新成立的公募基金数量达到19家,但这19家公司中无一家出自信托系;从现有的信托系公募来看,规模排名在行业靠前者仍然极为稀少。据天相投顾数据显示,2017年末非货基规模排在前15名的基金公司中,仅2家信托系,排名前10的基金公司中,更是仅有1家信托系。

  近两年信托系公募零成立的背后,也反映了发起设立公募基金对于信托公司的吸引力已逐渐降低。1月7日,沪上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由于信托公司存在刚性兑付的压力,资金面较为紧张,在向子公司“补血”方面可能不及券商系或银行系公募,此外,监管的趋严也在促使信托公司入股基金公司的动力明显下降。

  甚至有表现不佳的基金公司遭到了信托股东的“抛弃”。去年7月,山东信托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泰信基金股权,此前其已经持有泰信基金长达14年,“抛弃”泰信基金的举动被市场认为与泰信近年来尴尬的业绩有关。

  除信托系外,券商系和银行系之间的竞争关系也在不断转变。

  前两年,银行系公募对素来的“霸主”券商系公募发起了强势进军,在总体数量不足券商系1/3的情况下成为其劲敌。然而,随着委外业务和货基的多重受限,银行系的强势地位受到影响,券商系得以重新巩固地位。

  不过,2017年末非货基规模排名的前10家公司中,券商系占到5席,银行系占4席,两大派系仍处于分庭抗礼的状态。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2017年是公募行业急剧变化的一年,多项新规的出台对行业造成了深远的影响,行业洗牌也比以往来得更为激烈。对于未来,公募仍然有不断发生改变和创新的机会,很多局面可能一夕之间发生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