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在硅谷的最大押注:摩根大通雇超千人专注金融科技

时间:2018-10-22 10:28:41      作者:刘镔练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华尔街见闻     收藏

       摩根大通将在硅谷的Palo Alto建立“新金融科技园区”,毗邻谷歌和Facebook,计划建设一个“创新中心”和“现代化工作场所”,计划于2020年投入使用。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于硅谷的青睐早已开始。此前,他经常来到这里与风险投资家和企业家会面。而最近,他的摩根大通正在硅谷大展身手,押注金融科技业。

摩根大通重金砸向硅谷,建“新金融科技园区”

据美国CNBC报道,戴蒙现在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硅谷开展其业务,明年年初,摩根大通将在加州Palo Alto为1000多名员工新建一个“新金融科技园区”。

Palo Alto也是美国最昂贵的商业地产市场之一。据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数据,Palo Alto的平均租金是每平方英尺每年107.64美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也是硅谷最贵的城市,房租是该地区平均水平的两倍多。

摩根大通在硅谷的新大楼位于Facebook和谷歌办公楼之间,设立于斯坦福研究园区(Stanford Research Park),这里曾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办公地点,也曾是惠普和特斯拉的总部所在地。

摩根大通表示,新园区计划建设一个“创新中心”和“现代化工作场所”。该金融科技办公室计划于2020年投入使用。

CEO戴蒙拥抱金融科技

对于掌管着美国资产最庞大银行的戴蒙来说,技术升级对于抵御来自行业新贵们的竞争至关重要,对于应对与欺诈和网络安全相关的风险也至关重要。

在最新的致股东信中戴蒙表示,摩根大通拥有近5万名技术员工,正将大量资金投入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以降低风险并改善承销业务,同时还在构建其云基础设施。

而摩根大通在金融科技反面的布局早已开始。今年8月,摩根大通推出了一项包括免费或打折交易在内的移动和网络服务,进入了竞争激烈的在线投资市场。

去年,摩根大通收购了一家创业阶段的支付公司WePay,后者是PayPal和Stripe竞争对手。摩根大通希望将WePay的支付服务整合到小企业所使用的软件中,在摩根大通的信用保证下,通过WePay的技术,软件方可以更高效便捷地收取费用。

WePay及其200多名员工也将从目前的办公室,搬到Palo Alto新办公室。WePay首席运营官Tina Hsiao表示,自从收购交易完成以来,关于新办公室的计划就已经提上日程,同时戴蒙还承诺将WePay的工程团队规模扩大一倍。

Hsiao表示,戴蒙给了科技初创公司很宽松的环境,虽然摩根大通非常重视监管和安全,但他表示这些事情不一定会(给创新)造成负担,“他鼓励我们继续进步,并影响他们”。

金融业成了电脑工程师的天下

而摩根大通绝不是大力布局金融科技行业的大银行之一。以人工智能为方向的金融科技化演变大幕,早已在华尔街拉开。

今年5月时,当时还是高盛总裁的索罗门(David Solomon)就曾表示,为了应对金融科技的新趋势,高盛目前的股票交易员仅剩3人,反而是电脑工程师大增至至9000人,占公司总人力的25%。

过去十多年内,高盛纽约总部有600个交易员岗位被200个电脑工程师所取代,人工智能交易已逐渐在高盛的市场交易中占据主导地位。

索罗门表示,金融行业拼的是搜集资讯和模式识别,历史数据非常重要,因此在交易业务方面引进更多的科技,对客户来说也更有效率,而现代科技需要大量投资。

而今年3月,标普全球(S&P GLOBAL)以5.5亿美元收购了专注于为大型金融机构提供人工智能和投研分析服务的初创公司Kensho。

Kensho开发的Warren分析软件(取名自沃伦·巴菲特),用户只要通过一个文本框输入简单的文字,就可以搜索复杂的问题(如新款苹果手机上线,哪只股票将快速上涨?),让量化投资分析实现大众化。

Kensho总裁Daniel Nadler表示,Kensho相当于让每个投资者拥有了一支专业的数量分析团队。

对比以往的传统模式,分析师团队往往需要几天时间搜集数据、建立模型,然后进行分析、撰写报告,最后得出结论,整个过程可能需要一周。Kensho只需要几秒钟,就能从其数据档案中做出分析并进行预测。

金融科技公司市值逆袭

从另一个角度来考察也能看出,金融科技对传统金融业带来了较大的冲击,那就是企业市值。

以电子支付起家的金融科技公司PayPal截至周五的最新市值为1000.3亿美元,该市值已远远超过高盛的856.9亿美元,摩根士丹利的809.93亿美元,也超过了传统支付公司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的919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