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斯太尔众股东抱团跑路 又寻找到了新的接盘方

时间:2017-08-09 09:42:31      作者:彭梦飞   编辑:宋记霞     来源:北京商报     收藏

       停牌10个交易日后斯太尔(9.870, 0.23, 2.39%)(000760)8月8日再次复牌,复牌公告相对于停牌时的公告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进展的东西。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在上一个接盘方中科迪高不了了之之后,公司的众股东目前又寻找到了新的接盘方,但此次是否又是一次忽悠还要看最终的结果。
 
  众股东去意坚决
 
  据斯太尔8月8日的复牌公告,“截至公告上传时,经与股东沟通,公司知悉相关交易正在推进过程中”。带着这样的消息复牌后,斯太尔当日股价冲高回落,表现疲软。
 
  从复牌公告的内容来看,此次复牌和上一次5月23日的复牌如出一辙,都是相对于停牌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浪费的只是投资者的交易权。斯太尔复牌公告中所表述的交易正是公司股东长沙泽洺、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计划将所持有的公司股权转让给上海图赛新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图赛”)。
 
  根据上海图赛与上述部分股东签署的股权转让意向书,本次交易涉及股份数量不少于1.32亿股(即不少于公司全部股份的16.75%),交易价格不低于公司停牌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90%。该事项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此次再次找到上海图赛接盘也表明斯太尔的众股东急于走人的决心,但此次能否转让成功又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斯太尔5月曾公告,也是这几位股东计划将股权转让给中科迪高,同样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但几个月过去,中科迪高突然消失,上海图赛出场,上市公司甚至连中科迪高是否继续接盘都没有公告。
 
  “股东对外进行股权转让的披露义务不是上市公司是收购方,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中科迪高是否不再受让股东股权,对这方面的信息披露我们也比较无奈和被动。”斯太尔董秘孙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斯太尔此前公告,公司5月8日接到中科迪高通知,中科迪高正与公司股东宁波贝鑫、宁波理瑞、长沙泽洺协商购买它们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此后此次股权转让因为和斯太尔出售资产冲突,股权转让将要等到出售资产完成交割后启动。
 
  6月1日出售资产完成交割后,6月22日,斯太尔又公告,“由于证券市场政策发生较大变化且股市整体波动较大,目前中科迪高和公司股东尚未就协议转让价格及付款期限等协议核心商业条款协商一致,同时承诺将继续推进协议收购事项”。
 
  斯太尔关于中科迪高的协议受让公司股东股权事宜最后就停留在继续推进收购上,此后再无后文,直到现在又突然杀出一个上海图赛。
 
  上海图赛背靠富电集团
 
  从公开资料了解到,上海图赛只有两位股东,分别为郭荣英和庞雷,其中郭荣英持股10%、庞雷持股90%,二人为母子关系。上海图赛原名图赛机电,主营业务为机电工程的实施,更名前全称中并没有新能源标签。
 
  而庞雷的背后则是富电集团,富电集团旗下的两个最大子公司就是两家在新三板挂牌的子公司富电绿能和赛特康。其中富电绿能的控股股东为庞雷的妻子吕勤燕,赛特康的控股股东则是庞雷本人。
 
  从两家公司的年报可以看到,富电绿能2016年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765万元,赛特康2016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581万元。
 
  除了两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外,庞雷控制的企业还有从事光伏产品研发、生产与销售的德国Asola和通过上海图赛控制的从事充电桩产品研发、生产与销售的德国赛特康。富电集团的业务主要是集中在新能源领域,主要包括充电桩、充电站、光伏业务、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等。
 
  据斯太尔2016年年报,公司目前的主营业务主要是柴油发动机的生产和销售及提供相关技术服务,斯太尔柴油发动机可应用于插电式新能源汽车增程器、UPS、船舶辅助动力、高铁机车辅助动力、军用车辆辅助动力等领域。这一点或许是上海图赛有意接盘斯太尔控制权的原因。
 
  此次对外转让股权的股东中比上一次多了一位珠海润霖,这些股东都是在2013年博盈投资(斯太尔前身)进行定增时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对象。2013年1月16日,博盈投资发布了定增方案,定增发行的特定对象为英达钢构、长沙泽瑞、长沙泽洺、宁波贝鑫、宁波理瑞、天津硅谷天堂。上述特定对象均以现金方式、以相同价格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完成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罗小峰及卢娅妮变为冯文杰。
 
  英达钢构正在借钱
 
  当时定增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收购英达集团持有的江苏斯太尔100%的股权、Steyr Motors GmbH增资项目、公司技术研发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但是自从收购完成后,斯太尔业绩承诺就一直没有完成,如今转变到上市公司向英达集团追缴业绩补偿款、交易所下达限期整改书的处境。
 
  “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最新进展是英达钢构方面正在努力借钱,确保能在9月1日前向公司缴纳补偿款,因为目前英达方自身是拿不出钱的。”孙琛说道。
 
  据斯太尔7月28日公告,根据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根据《利润补偿协议》,英达钢构需在2017年6月11日前,将4.87亿元全额交付给斯太尔。但是截至公告日,公司没有收到任何补偿金。
 
  对此,监管方湖北证监局表示,“我局在日常监管中发现你公司作为斯太尔控股股东,未按时履行2016年业绩补偿承诺。2016年度,业绩承诺标的资产斯太尔动力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23亿元,与承诺利润数差额为4.87亿元。截至6月11日,英达钢构已超期未履行2016年业绩补偿承诺”。
 
  湖北证监局责令英达钢构在9月1日前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并承担违约赔偿等法律责任。
 
  对于9月1日的限期,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解释道,“责令改正指的是监管层督促控股股东履行协议,并且对于已经延期的要承担违约责任,不是同意说股东可以延期到9月1日才业绩补偿,而是说9月1日前必须履行责任。如果9月1日没有履行,会有进一步的监管乃至处罚措施”。
 
  如果大股东英达钢构能够如期偿还补偿款和过期的违约利息,对斯太尔来说,2017年的业绩将会是一个补充。公司在7月15日发布的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7年上半年盈利约1.21亿元,去年则是亏损7771万元,属于大幅度扭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