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中毅达连续两年财务造假 分析称或将退市 股民可索赔

时间:2017-09-11 09:57:29      作者:   编辑:宋记霞     来源:国际金融报     收藏
\
       记者经历长期调查证实,中毅达(7.640, 0.00, 0.00%)确实造假了!并且连续造了两年假,连其会计师事务所也不否认。有市场人士分析,中毅达可能因扭亏造假而退市,股民也可提起民讼,维护权益。中毅达麻烦大了。
 
  一年多时间,中毅达接连被上交所问询11次,以至于公司的公告栏里,充斥着大量与问询相关的公告。
 
  A股市场,论信披造假,*ST慧球(11.330, -0.60, -5.03%)排第二,怕是没有企业敢争第一。如今,资信严重透支的中毅达正在“冲刺”这一红线。
 
  2015年年报造假被证监会处罚。2016年再度造假。业绩实现赢利。
 
  蹊跷的净利润增长
 
  由于2015年业绩不佳,中毅达不惜虚构了2015年三季报收入,将第三方已完成的工程量确认为公司三季度收入,由此虚增三季报营业收入7267万元,占三季报营业收入的99.56%(公司2015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7299万元),占全年营业收入的108.19%(公司2015年度营业收入为6717万元)。
 
  在这一行为遭到证监会处罚后,中毅达似乎并未引以为戒,一年后故伎重演。
 
  记者调查发现,中毅达2016年的年报无论造假金额、造假范围,还是造假产生的影响,相较2015年更为严重。中毅达甚至不惜利用厦门金砖项目,在造假歧途上越来越远。
 
  2015年亏损650多万,中毅达2016年面临的业绩压力很大,如果再亏损,迎接它的便是“披星戴帽”。2016上半年,中毅达继续身陷亏损中,且亏损面继续扩大,看不到盈利迹象,一度被外界认定降级几成定局。
 
  转折点出现在该年三季度,中毅达营业收入环比猛增近8倍,四季度,中毅达更是以4000多万的巨额盈利成功“扭亏为盈”,逆转了局面。
 
  中毅达2016年年度报告表示,本年度公司经营情况发生变化,合并后公司的主要经营模式以厦门中毅达与福建上河对外开展具体业务,上海中毅达主要负责集团化统筹管理。换言之,母公司上海中毅达是个壳,没有主营业务,公司业务的主要贡献量来自福建上河建筑和厦门中毅达。
 
  这两家公司皆属于建筑行业,福建上河主营市政工程,厦门中毅达主营园林绿化工程,中毅达的造假正是利用了这两家公司工程量的确认,将2017年、2018年预计完成的工程量确认为2016年收入,以此虚增大量营收和利润,从而实现盈利,得以保壳。
 
  对于福建上河的功若丘山,中毅达年报中予以充分肯定,直言公司2016年度实现扭亏为盈的主要驱动因素是收购了福建上河51%的股权。福建上河2016年度实现营业收入5.69亿元,实现净利润6953万元。而中毅达全年盈利不过468万元,若是没有福建上河的及时输血或是福建上河的输血量再少些,中毅达全年业绩怕是得变脸了。
 
  此可理解为,中毅达的业绩并不好,但是收购了赚钱能力超强的福建上河,后者的巨额盈利注入进来后填平了中毅达的亏损大坑,从而保住中毅达不被降级。
 
  从表象上来看,中毅达低价收购福建上河,似乎是得益者,然而事实真相更接近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
 
  记者查阅福建上河的财务数据发现,其2014、2015年业绩情况一般,净利润均未超过350万元。转折点发生在被中毅达收购的2016年三季度,上河建筑的业绩如同开了挂一般,以至于下半年的净利润甚至超过了前两年的营业总额。与此同时,被中毅达收购前,福建上河所接项目,标的规模小,实现营收少。收购后,福建上河不断从大型央企、大型地方国企承接工程业务。
 
  工程提前确认
 
  对于福建上河被收购后,在承接工程方面的突飞猛进,公告归功于中毅达上市公司的平台和公众公司形象,为福建上河在商务谈判中赢得了信任。
 
  上市公司中毅达给福建上河带来的变化远不于此,更为直观的表现是项目进度。记者查阅福建上河资料,发现此前即便是几十万元的项目,工期也需要半年到一年。而并入上市公司后,在没有说明规模扩大的情况下,项目施工进度如有神助。数亿元的项目,4个多月便全部完成了,比预期完成时间提前了一年半之久,可谓创造了建筑界的一项“神话”。
 
  记者发现,贵阳观山湖区现代制造产业园京东路项目、贵州省息烽县龙泉大道建设项目施工二标段项目、贵阳市花溪区孟溪路二标段项目、毕节市梨树高铁客运枢纽中心项目土石方及地基处理工程和贵州省修文县桃源大道道路工程设计施工总承包施工一标段等5个项目是福建上河2016年承接的最大5个项目,贡献营收5.3亿元,占了福建上河全年营收的94%。项目全部在贵州境内,其中4个项目总包方为中铁十七局(其中两个项目分总包方中铁贵州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为中铁十七局全资子公司)。
 
  厉害的是,这些项目合同签订时间相差不过4个月,因此,福建上河在近乎多线作战、同时开工的情况下,依然大幅缩短了建设工期。
 
  记者辗转向中铁十七局相关人员求证,被告知,福建上河确实在以上项目的分包方名单中,且合同金额基本一致。
 
  蹊跷的是,项目的实际建设进度却与年报显示大相径庭。
 
  以毕节市梨树高铁客运项目为例,项目预计启动时间为2016年1月,建设工期2年。延迟5个多月开工后,福建上河8月6日签订分包合同,12月份便显示已完工,完工率100%,确认收入近6000万元。
 
  与此相对应的是,中铁十七局相关项目人员却告知记者,目前该项目仍处于施工建设中,预计2019年完工。
 
  规模达2.38亿的息烽县龙泉大道建设项目施工二标段项目也是如此,合同签订时间为2016年5月26日,原定2年的建设工期,福建上河半年左右便完成了近九成。
 
  一位接近福建上河的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福建上河的施工进度远没有这么神速。该知情人士坦言,福建上河正是利用工程确认问题,大幅注水收入,虚增利润。
 
  根据会计准则,收入的确定必须要经过合同签订,施工完成,开出税票才能入账。一位资深监理人员告诉记者,工期较长的项目,通常会根据劳务交易的完成进度进行确认入账。
 
  因此,上述5个项目均存在大量的提前确认。从实施项目的平均工效来估算,仅息烽县龙泉大道建设项目一项恐有近14292万的虚增收入,按道路施工的净利率10.64%计算,虚增净利润1520.67万元,占据了上市公司净利润的一半左右。
 
  记者据此向中毅达年报出具方——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求证,相关负责人对此并未否认,表示了解清楚情况后再给回复。随后,《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与其尝试联系,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一名接近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中毅达的年报是亚太(深圳)分所出具的,目前田(音)姓负责人很担心造假被查出。
 
  利用金砖项目
 
  同样的方法,中毅达也如法炮制在了厦门中毅达身上。
 
  由于合并报表中主营园林绿化的公司只有厦门中毅达,可以得知厦门中毅达的收入和净利润就是对应园林绿化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882.73万元、449.27万元。
 
  但是中毅达2016年年报显示,厦门中毅达的净利润是387.28万元,与上述数据不符。
 
  此外,根据5月23日中毅达发布的《中毅达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厦门中毅达在2016年的收入为8138.13万元,这与中毅达2016年年报中的两个数据都不一致。
 
  如果说上述厦门中毅达的数据矛盾可能是失误造成的,那么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中毅达利用厦门金砖项目进行财务造假,这可不是失误能够解释的。
 
  厦门中毅达于2014年7月14日注入上市公司,评估值为10.04亿元,净资产为8.34亿元。
 
  在被注入上市公司前,厦门中毅达的2012年、2013年、2014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249.90万元、-345.35万元、-210.25万元,即便资产估值8亿多,依然连续13个季度亏损。在被注入上市公司后,从2014年7月14日到2014年底的净利润为-66万元,2015年、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2.24万元、387.28万元。
 
  从财务数据来看,厦门中毅达的经营状况似乎在2014年后在逐步好转,对于2016年上市公司整体扭亏为盈有着不小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中毅达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显示,厦门中毅达全年8138.13万元的收入,仅2016年12月开工的四个“金砖项目”便贡献了4259.53万元的收入,占总体比重为52.34%。
 
  这四个项目分别是厦门湖滨南路绿化提升工程、集美大道绿化景观修复工程、孙坂北路以及国道324线修复工程和南山路、南山西路绿化提升工程,截至2016年底的完工率均超过了50%。
 
  对比厦门中毅达以往类似的项目,沈海高速公路(厦门段)同安互通、服务区、高边坡绿化提升工程中标时间为2015年6月,计划工期为180日。结合中毅达的公开资料,这个项目的开工时间为2016年4月,截至该年年底才完成81.5%,并未在预计的半年内完工。
 
  福州市三环路绿化景观提升工程第21标段中标时间为2015年8月,计划工期为60日。中毅达的公开资料显示,这个项目的开工时间为2015年12月,截至2016年底才完成75.88%,并未在预计的两个月内完工。
 
  集美区过境公路节点绿化提升工程中标时间为2015年8月,计划工期为60日。中毅达的公开资料显示,这个项目的开工时间为2016年4月,截至该年年底才完成27.84%,并未在预计的两个月内完工。
 
  这三个项目的完工进度情况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厦门中毅达的工程开展进度时常低于招标方的预期,项目效率并不理想。
 
  这四个金砖项目,厦门中毅达倒是和福建上河一样,忽如一夜变神速,项目个个全完工。
 
  记者辗转与厦门市公路局园林绿化提升项目的负责人联系,其表示项目的确于2016年12月份开工,但是到2016年底只完成300多万的工程量,占项目总量的10%多些,远低于年报上所说的50%,2017年3月底虽全部完工,但截至目前仍未进行项目验收。
 
  更令人吃惊的是,该负责人透露,虽然项目已经完工一段时间,但工程款却迟迟不见踪影,其尝试与上市公司中毅达联系,对方让其多体谅当前公司资金困难的处境,甚至连当初提交的100万项目保证金也没有返还。
 
  记者就拖欠工程款向厦门中毅达求证,一名高层坦言,情况属实。该高管向记者介绍,厦门中毅达在金砖项目中标后便以福厦高速铁路、湖滨南路绿化重建和中山公园绿化三个项目向厦门银行贷款共计4000多万。贷款到账后,便被母公司上海中毅达派驻厦门的财务总监挪走,导致工程款项无法下发。因为害怕施工人员上门讨薪,造成群体性事件,公司现在已经没人来上班了。
 
  中毅达通过提前确认项目收入让厦门中毅达扭亏为盈,一名厦门中毅达财务部的员工向记者展示了其内部制作的真实年度利润预测表,该报表显示厦门中毅达在2016年的收入为3224.14万元,净利润为-681.24万元,与上市公司公布的数据大相径庭。
 
  虚增资产何其多
 
  除了财报造假,中毅达的资产也涉嫌虚增。
 
  6月21日,上交所对中毅达发出问询函,称收到关于公司虚增净资产的实名举报。
 
  举报人称,经查证,中毅达通过人为增加苗木数量、提高苗木规格等方法,至少虚增公司全资子公司厦门中毅达苗木资产额5亿-6亿元(真实的苗木资产额约为2亿-3亿元)。厦门中毅达于2014年7月14日注入上市公司,评估值为10.04亿元,净资产为8.34亿元(以2014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
 
  而在6月27日中毅达对该问询的回复公告中,厦门中毅达在2014年3月31日的生物资产账面价值为9.76亿元,远高于公司净资产,二者之间相互矛盾。
 
  根据中毅达6月27日发布的公告,2014-2016年的生物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9.83亿元、9.83亿元和9.86亿元,三年内变化不大的原因是厦门中毅达减少销售生物资产,在2016年年报中更是指出,当期苗木资产不对外进行销售,主要用于自营工程。
 
  然而,厦门中毅达在2016-2017年承接了6个金砖项目,需要对大段道路进行绿化,生物资产账面价值竟然不减反增,令人不解。
 
  一名厦门中毅达高层向记者透露,停止苗木销售的真实原因是估价100元的苗木市值只有20元,在此情况下,销售即亏本,销量越大亏损越大。而生物资产账面价值增加是因为中毅达将苗木的日常养护费用皆算作苗木成本,作为资产增值。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厦门中毅达目前共有30个苗圃,其中6个在广东中山,24个在福建漳州。
 
  相较于福建苗圃的杂草丛生,枯死的树木横七竖八地斜躺在地面上,广东苗圃的管理则规范些。一名广东苗圃的负责人向记者展示了其内部的真实盘点表。记者据此与中毅达6月27日发布的苗木库存表进行对比,发现出入甚多。
 
  在编号为“2场”的苗圃中,有2535棵蓝花楹,其规格为米径(树苗距离地面一米处直径)17-26。参照中毅达同日发布的苗木询价单,这2535棵蓝花楹价值392.75万元。然而根据该苗圃负责人提供的内部苗木盘点评估数据,2场苗圃有的蓝花楹规格均在米径1-15内,虽然有2784棵,但是价值约为200万元,价值缩水了一半。
 
  在编号为“19场”的苗圃中,有2828棵中东海枣,其规格为杆高410-560。参照中毅达同日发布的苗木询价单,这2828棵中东海枣价值2207.56万元。然而在内部苗木盘点评估表中,19场苗圃有1989棵中东海枣,规格在杆高200-600内,多为杆高400以下,另有死苗181棵,价值约为1300万元,远远低于官方估值。
 
  记者仔细对比该内部苗木盘点表和中毅达的苗木库存表,基本上每个苗圃的每种苗木的数量和规格都有不同程度的差距,中毅达公告中苗木库存表的苗木普遍规格更高、数量更多。
 
  厦门中毅达的一位苗圃负责人向记者指出,公司的真实苗木资产大约为2亿-3亿元,远远不到中毅达披露的9.86亿元,苗木实际净资产仅为虚增后数额的20%-30%。
 
  那么中毅达是怎么在苗木资产上弄虚作假的呢?
 
  据上述苗圃负责人介绍,上海中毅达并未按照正规流程,由各地苗圃负责人盘点后制作汇总表。而是将林调公司闭门造车,参照去年数量制作出的盘点清单,寄往苗圃,要求负责人在“参与盘点人”处签字,表示这份资料需要提供给审计。
 
  更令人震惊的是,针对中毅达6月27日发布的厦门中毅达部分存货资产减值测试评估报告中的存货评估汇总表,报告中署名的制表人却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自己4月便已离开公司,完全不知道这份汇总表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足3亿元的苗木资产被虚增至10亿元,中毅达如此造假的动机何在?
 
  一位厦门中毅达离职高管向解释,高资产不仅为中毅达在申请贷款、项目招标时带来无形的加分,更为上市公司的市值带来直接帮助。该离职高管向记者抛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市场知道中毅达的总资产不足4亿元,它的市值会回到一个怎样的位置?
 
  知名律师严义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一旦被证实,证监会会对其做出行政处罚,并移送公安机关,而持股股民可提起民事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中毅达连续两年亏损,很有可能将面临退市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