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上市公司 > 正文

皇台酒业折戟全国化 亿元库亏背后的重组困局

时间:2018-02-10 09:09:45      作者: 党鹏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中国经营报     收藏
 

   6700万元白酒不翼而飞,让深处甘肃一隅的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000995.SZ,以下简称“皇台酒业”),再次卷入舆论风暴中心。
 
  根据2月8日晚皇台酒业公告,其在此次年终存货盘点中不仅发现成品酒存在库亏约 6700 万元的严重问题,还发现存在相关人员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线索与部分事实。由此,含6700万元在内的涉案金额总计高达亿元以上。
 
  截至《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稿,皇台酒业就公司经营、管理缘何出现上述问题,以及全国性扩张受阻等,未回复本报的采访函。
 
  因业绩持续亏损已3次“披星戴帽”的皇台酒业,如今仍在自救的路上寻求重组。根据该公司2月5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其目前正在对重组标的深圳市中幼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幼教育”)的资产进行梳理、分立审计和评估工作。
 
  此前,皇台酒业一度出售白酒业务给大股东,但在随后暂时终止。作为19家白酒上市公司之一,皇台酒业曾尝试借助资本之力,欲走全国化路径,但截至2017年上半年,其省外的营收仅16.64万元。“实践证明,皇台酒业的全国化非常失败。”白酒专家杨承平认为,皇台酒业不具备走全国化的基因、战略思路和策略。
 
  6700万库存的蒸发
 
  1月30日,皇台酒业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牵头对库存商品、财务状况进行盘点和清查,发现公司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金额约6700万元,对此将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随后,在2月8日晚皇台酒业发布的公告称,在对亏库原因进行进一步调查当中又发现存在相关人员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线索与部分事实。含以上 6700 万元的库亏金额在内,涉案金额高达亿元以上,已然存在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的情形。为此,公司已向经侦大队报案,并已收到《受案回执》,目前暂未正式立案。
 
  记者注意到,去年半年报显示,皇台酒业的存货为1.6338亿元。按照其库存分类,其中除去半成品、原材料、包装物等,库存商品就高达1.365亿元。此后的三季报显示,其存货约1.6887亿元,还增加了500万元。但此次库亏的6700万元成品酒,就占到存货额的近40%。
 
  依照酒企会计处理原则,库存成品酒在完成销售前按存货计。“我们对成品酒库存的管理非常严格,一般采取按月、季度的定期盘库,以及不定时的盘库,就是防止监守自盗或者管理不善。”一位酒企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该公司一个仓库曾被盗100多箱酒,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第二天的临时盘库就及时发现。“6700万元的成品酒说没就没了,加上内部人员涉嫌经济犯罪,可见可能是监守自盗。”
 
  皇台酒业公告称,因公司董事会换届之后,财务部门方才展开盘库。对约6700万元的库亏,皇台酒业第一时间表示,将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6700万元成品酒的丢失,凸显出整个皇台酒业在内部管理特别是质量体系管理、库存管理以及行政管理都出现很大的问题,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这也说明皇台酒业的整个顶层设计出现问题,从而引发了管理上的混乱,其系统化的运营、品牌推广的延续性就很难实现。
 
  与成品酒库亏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皇台酒业2017年净利润为亏损1.2亿元至1.4亿元。不仅如此,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皇台酒业负债总计3.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6.10%,已属资不抵债。
 
  对于连续亏损的皇台酒业而言,或将面临上市17年以来的第四次被ST。就此,皇台酒业在2月8日的公告中承认:“由于近年来管理混乱,销售不振,市场低迷,向银行的借款逾期,且债务诉讼案件频繁,加剧公司资金短缺,出现了资金链紧张、流动性不足的严峻形势。”
 
  区域白酒折戟全国化
 
  在2013年年报中,皇台酒业提出将坚持以白酒与红酒并重,立足本地市场,放眼甘肃省外,在南方区域,将以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省份为战略目标地,依托西北冰川概念,积极拓展新型市场。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2年2月成立的江西皇台酒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50万元,皇台酒业占40%股权,但目前公司已经在注销过程中。2014年3月,皇台酒业出资5000万元,成立浙江皇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大手笔的投资,并未给皇台酒业带来好的业绩。公司其2017年上半年甘肃省外的营收仅16.64万元,占总营业收入3810万元的0.4%。“前几年皇台酒卖的还可以,这几年越来越差,很多经销商都不再接皇台酒了。”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一家小酒行老板说,他还在勉强代理一点。
 
  就此,有业界人士认为,皇台酒业未能推动全国化,或许在于企业一直处于内讧,导致经营管理不善。
 
  记者注意到,皇台酒业的大股东为上海厚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厚丰”)和北京皇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皇台”),分别持有19.6%、13.9%的股权。2006年,时为大股东的北京皇台退居二股东,此后十多年其大股东几经更迭,直到2010年,上海厚丰接替鼎泰亨通成为大股东,但两者之间的官司纠纷从未断过,也阻碍了公司的几次重组。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厚丰在2015年已经转让给了新疆润信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由吉文鹃持有45.67%股权。此外,北京皇台注册资本3.62亿元,其中甘肃皇台酿造集团持股97.83%。资料显示,后者注册资本1.089亿元,为武威凉州区国有资产管理局独资。
 
  “正是因为前两大股东持股比的接近,导致二者势均力敌,从而引发了持久的内讧。”有兰州白酒行业人士分析称,尤其是武威凉州区国资局,在失去大股东地位后,话语权减弱,加上通过引入资本做大皇台酒业的目标未能实现,反而导致矛盾不断。
 
  从皇台酒业发布的公告中可以看到,除了在股东大会、董事会上的争夺,双方还多次对簿公堂。2016年初,北京皇台第七次(前六次为皇台酒业未按期清偿借款事宜)向法院起诉皇台酒业,请求撤销公司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决议。理由是2015年11月5日,北京皇台授权董事冯瑛参加了*ST皇台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发现董秘未参加,其认为这是违反《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和公司章程行为。
 
  就此,记者根据工商系统登记的冯瑛手机进行联系,对方迟疑之后表示拨打错了。
 
  “皇台酒业从顶层设计就很难实现全国化运营。”朱丹蓬表示,一个公司的中长期战略没有全体股东的高度认同、团队的合力、渠道的配合肯定是完成不了的。皇台酒业股东之间存在很多问题,甚至对簿公堂,导致其团队、策略渠道都受到影响。
 
  不仅全国化失败,皇台酒业在甘肃境内的销售也受到严重挤压。“现在兰州市场主要是甘肃陇南的金徽酒(16.750, -0.50, -2.90%),外来的西凤酒、宋河粮液、伊力特(20.580, -0.59, -2.79%)等区域白酒市场份额较大。”上述兰州白酒行业人士表示。数据显示,皇台酒业2017年上半年在甘肃境内销售仅有3499万元。
 
  官司缠身的重组困局
 
  此前,皇台酒业于2017年7月末停牌筹划重组,并于2018年1月23日开市起复牌。据披露,在重组计划的资产出售部分,皇台酒业原拟将全资子公司甘肃皇台酒业酿造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上海厚丰。
 
  在停牌期间,皇台酒业曾尝试先将有关白酒、葡萄酒资产划转至两个全资子公司,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开始处理资产下沉及不动产产权过户的相关手续。后来因相关工作未全部完成,皇台酒业于1月23日公告称决定终止出售白酒资产事项,但会继续推进入主中幼教育的资产重组事项。
 
 
  皇台酒业表示,拟投资不超过2.5亿元通过增资或股权转让的方式取得中幼教育的控股权。但公司最新公告称,该重大重组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在重组启动的同时,皇台酒业不得不疲于应对各种官司。根据公司公告,2017年8月1日,公司收到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10名自然人投资者诉本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民事判决书:判决公司合计赔付金额23107810.72元。目前该案已经进入二审。今年1月29日,公司公告称再次被第三批14位投资者起诉,要求赔偿经济损失3094840.68元。
 
  此外,根据公司2017年上半年公告,还有多起涉及供货商、借款等纠纷尚未结案。与此同时,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厚丰持有的19.60%股权已经100%抵押;北京皇台持有的13.90%股权,亦被全部冻结。“作为地方性酒企,皇台酒业借助资本的力量做大的期望落空。”杨承平表示,皇台酒业应该彻底将白酒剥离出去,主做教育或将带来一线生机。
上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