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新三板 > 正文

任志强“宿敌”郭钧被捕 转战新三板三年曾是“中国房地产第一CEO”

时间:2018-01-10 11:40:30      作者:春晓君   编辑:宋记霞     来源:新三板千人汇     收藏

    很多人说“投资就是投人”,然而,人也是投资中最不可控的风险。
 
    2017年12月12日,新三板企业汉镒资产(831796.OC)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郭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执行逮捕措施,案件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而郭钧被捕的背后,是汉镒资产近400名股东被套牢的悲剧。
 
    曾经的“房产圈娇子”, 任志强“宿敌”
 
    郭钧是谁?他是北大高材生,曾在万科集团工作长达10年,历任万科集团董事会秘书、《万科周刊》第一任主编;天津万科公司董事、总经理;万科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及天津万科公司董事长。且因为受王石的重视,郭钧在地产圈小有名气。
 
    2000年4月,郭钧离开万科集团,出任当时资产超70亿元的华远房地产公司董事、总经理。2001年年底出任华润置地(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香港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02年,任中体奥林匹克花园管理有限公司总裁。
 
    跳槽华远让郭钧名气更上一层楼。还赠被媒体称为“中国房地产第一CEO”。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段在华远的经历,让他与如今依旧能在房地产界掀起波浪的任志强,结下不小的宿怨。
 
    郭钧进入华远正值任志强在老华远提出辞职但仍代理董事长之际,媒体报道称,郭钧进入华远之后与任志强在项目拿地、奖金管理、高层沟通等多个问题上意见相左,分歧严重。任志强还一度向华润(华远的控股股东)要求罢免郭钧。但最终是以任辞职另立门户收场。
 
    任志强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也许是两个企业之间文化不同而形成的差异吧,我与郭钧之间似乎并不是上下级,也没能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郭钧也许认为其受聘于外方,并作为外方的董事出任总经理,多了个特殊的身份和靠山,因此可以直接向外方请示,并能在董事会上获得多数支持,于是就有些飘飘然了。”
 
    而郭钧在2002年左右接受采访时曾说,最不喜欢“不懂现代企业制度也不懂市场化的老板。”
 
    两人之间隔空互怼,火药味十足。
 
    任、郭的正面交锋没有持续太长时间。2001年,任志强卖出手中股权,离开老华远,重起炉灶创立了新的华远地产公司。而郭钧在出任华润置地(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香港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后不足一年,也离开了华远。几年之后,郭钧创立了汉镒资产。
 
    然而,各自自立门户数年之后,一个依然在房地产界指点江山,另一个面对的却可能是牢狱之灾。
 
    “中国房地产第一CEO”的新三板之路
 
    汉镒资产成立于2007年6月,由郭钧及其妻子(2016年8月已离婚)吴东楣共同控制的天津海贸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天津海孚置业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
 
    汉镒资产主要以房地产资产等低效益商业不动产资产管理为主,其官网显示,公司业务主要分为“云巢网”(对接中小微企业主和存量物业拥有者)、“租家网”(租房平台)和“云雁计划”(对中小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其中,“租家网”的金融平台对租房产生的现金流进行资产管理,提供租金余额增值、信用押金增值、房屋抵押信贷等服务。
 
    2015年1月21日,郭钧带着汉镒资产登上新三板。挂牌后,不知是否因为郭钧的个人名气延伸到新三板,汉镒资产虽为协议转让,交易却异常活跃。到2015年4月10日,不足3个月的时间,汉镒资产股东从挂牌时的40名迅速飙升至291名。足足翻了7倍。股价最高时曾达到25元/股。截至2017年半年报,汉镒资产股东395名。
 
    然而,交易活跃的汉镒资产经营并不理想。公开资料显示,汉镒资产挂牌以来年营收最高时不超过3000万元,且2017年上半年“颗粒无收”,同时亏损296万,同比下降-317.53%。截至期末的负债为7600多万元。
 
    2017年4月13日,主办券商长城证券一封持续经营能力风险提示,让汉镒资产在二级市场的交易被股转紧急叫停。停牌前,汉镒资产股价0.56元/股。
 
    4月26日,长城证券再次披露风险提示。根据长城证券公告,汉镒资产因经营困难导致拖欠员工工资,并因此导致大量劳动仲裁,2016年12月在册员工21人,12人与公司发生劳动仲裁,涉仲裁金额167万元,截至2017年3月,公司只剩下5个员工。
 
    汉镒资产高管也变动频繁,内控管理混乱。公告称,汉镒资产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高管人员更换了12人次,特别是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等重要岗位人员缺失,导致内控制度难以有效实施。目前公司仍无新任财务总监,董秘也是离职后重新聘回担任信披负责人。
 
    除此之外,汉镒资产还存在重大未决诉讼,借款本金、利息及违约金等涉诉金额共计3190.90万元;实控人郭钧、吴东楣间接持有公司的股权中95%以上已经质押到期,公司基本账户也被查封,汉镒资产已经无法正常经营。
 
    2017年6月,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6年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并且因为迟迟未能披露2016年年报构成信披违规,时任董事长、董事会秘书等被股转自律监管,8月,汉镒资产年报被股转问询。
 
    2017年9月,公司离任高管王景海等9人因劳动仲裁未能清偿债务,对汉镒资产提出破产申请。同时,汉镒资产因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给付欠款,两次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桩桩件件,都直指汉镒资产垮了的事实,12月12日,汉镒资产公布实控人郭钧被捕消息,成为压死汉镒资产的“最后一根稻草”。截至目前,汉镒资产尚未披露与郭钧相关的案情。
 
    根据刑法,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任志强曾这样评价郭钧,“此后郭钧再也没在这个行业中做出响亮的成绩,也说明他并没有领导一个好的大的企业走向辉煌的能力,尤其是没有独立创造的能力。即使有人给了他一个好的舞台,他也没有充分利用好这个舞台,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能力站在这个舞台上,演好自己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