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正文

平安证券总裁职务多变动 股东影响或不可小觑

时间:2018-03-09 09:55:09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收藏


券商换帅紧锣密鼓,股东影响不可小觑

本报记者 庄可 上海报道

又一家券商即将面临“换帅”。

此前有传闻称,平安证券总经理兼CEO刘世安或在办理离职手续,平安银行(12.120, 0.01, 0.08%)副行长何之江将接任;但目前尚未有正式公告。对此,据平安集团多个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确有此事。

这已经不是平安证券近年来第一次“易主”了。自“万福生科”事件爆发后,五年以来,平安证券总经理一职,已经更替五次,平均每年出现“易位”,如此频繁的变动,在证券业中实属罕见。

近一年来多家券商频繁出现“换帅”,其中除了退休、换届、同业跳槽外,另有一部分原因与股东方有密切关系,有券商人士表示,尤其在民营券商中,大股东对高管的考核压力较大,双方容易出现分歧,这是导致券商管理层变动的原因之一。

平安证券总裁职务多变动

据多名平安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平安证券刘世安将离职,平安银行副行长何之江将接替。“我们上周已经了解到这个消息了。”平安集团一名内部人士表示。

从深圳证监局截至3月8日公开信息显示,有关何之江担任平安证券高管的任职资格材料尚未到“接收”阶段。

公开资料显示,刘世安原为上交所副总经理;随后在2015年四季度离任到平安证券担任常务副总经理,分管投行业务。一年以后,2016年四季度其担任平安证券总经理一职。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对刘世安的专访,彼时他谈到将对四大块业务进行重点发力,第一打造以互联网经纪为特色的大经纪业务;第二在传统投行模式以外,以合规为底线扩大投资规模;第三大投资方面开创新领域:产业基金投资;第四大力发展资管业务。

在上任后,除了在业务下功夫以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平安证券内部人士处了解到,由于原董事长谢永林在2016年被调回平安银行的事情,在平安证券内部曾引起不小的影响。为稳定军心和增强企业凝聚力,刘世安在企业文化建设上下了不少功夫。

然而,上任才刚满一年,刘世安即将离职;此次是否会造成平安证券内部的动荡,尚不可知。

对于此次刘世安离职的原因,多名内部人士表示并不知情。

据了解,平安证券管理风格与其它券商不同的地方在于,平安证券作为平安集团的其中一个业务板块,除了与同行竞争以外,更重要的是,还要听命集团战略的安排,与其它业务板块形成有效的配合。这意味着总经理一职并非有较大的话语权。马明哲的选将之道中,强调在集团战略的落地,以及对制度的服从上,需每个子公司、每位高管保持高度服从。

“其实在平安的体系内,每个子公司的领导,绝对不能只想着怎么发展好自己公司的业务,还要想好怎么配合集团的想法,以此定位自己所在子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上述人士表示。

另有一名平安集团内部人士认为,或与考核有关。“平安集团对各个子公司的业绩压力非常大,对高管的要求是如果搞不好就下课。”

据了解,平安集团的传统金融板块对人才的渴求较大,因为每个板块都需要敢说敢干的人,才来带动发展,刺激业绩。

而刘世安作为上交所第一副总经理,在离任前更是统领战略新兴板的筹划,其具有二十多年的监管机构经验,尤其是管理和业务发展思路。

而在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他也提出,将会带领投行打翻身仗。

根据数据显示,平安证券在证监会排队的IPO家数则有4家,或与储备项目周期有关。

股东方的影响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近一年来高管离职原因梳理发现,股东的影响不可小觑。

事实上,自2013年以来,历任总经理在平安证券从未干满超过三年。

公开资料显示,“万福生科”事发后,原总经理薛荣年请辞,随后副总经理何善文接任。在2014年何善文任职期满后,被调任平安集团其他岗位;随后平安集团派出元老级人物谢永林,随后其出任董事长兼CEO。但总经理岗位实际上长期空缺,2015年平安银行广州分行行长杨志群空降平安证券,担任总经理,彼时刘世安加盟为常务副总经理。2016年杨志群重返平安银行,刘世安正式就任总经理。

从上述频繁的变动来看,多次为平安集团在各子公司之间进行高管调岗。

记者从多名券商人士处获悉,在非国企类的券商中,普遍出现股东对高管的强考核。

此前长江证券(7.500, 0.01, 0.13%)原总裁邓晖离任,则一度传出与大股东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的刘益谦“不和”。

彼时刘益谦在朋友圈发布回应称,“企业就是企业,算账经营是基本,行就是行,不行下课也是必然,没那么

多复杂的,公司发展是所有股东的要求,不是我跟谁过不去,平常心看待公司变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从一名接近长江证券人士处了解到,对于长江证券接任者刘元瑞,刘益谦是比较欣赏的,也有意要捧他。“在这件事上,最积极的是刘益谦,其他股东也没有明显反对。”

对此,深圳一家小型非上市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非国企类券商尤其是民营券商,老板对券商业绩的提升更为重视。“这些券商的激励制度很灵活,也很有吸引力,但同时相应要求高管要给出真正的成绩,不能搞虚的一套。”

据了解,该人士所在券商的实际控制人亦广泛涉及金融多个领域,“我们老板(实际控制人)就是对高管要求非常高,从管理层到各个业务部门,每个人的业绩压力都非常大。”

对于国企类券商,在他看来,由于国企券商“背靠大山”,仅靠股东业务也能撑得下去,相较而言,国企券商高管业绩考核压力不及其他企业属性的券商;同时国企类券商高管的变动不完全市场化,或有行政安排。

以华安证券(7.430, 0.00, 0.00%)为例,公司大股东为安徽省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李工离任,公告称主要“因上级组织另有任用导致工作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