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正文

华澳信托深陷多事之秋:高管出走 频吃罚单

时间:2016-12-05 17:27:20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北京商报     收藏
  

    产品违约、业绩下滑、高管出走,华澳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澳信托”)近年来可谓是内外交困,日前又因年内第二次吃到银监会上海监管局罚单而再引市场关注。据悉,华澳信托因旗下信托产品在投资者门槛、产品推介渠道、贷款业务占比三方面存在不合规问题被监管部门罚款45万元。事实上,华澳信托成立已有20余载,作为信托业内的老资历,华澳信托近年资产规模排名却一直靠后,业绩表现乏善可陈。有分析人士认为,自2014年起华澳信托高管频频出走,可能是引发恶性循环的主因。

  再吃罚单

  据11月28日银监会发布的行政处罚书显示,在此前的例行抽查中,华澳信托部分信托计划存在违规情形,共计罚款45万元。

  具体来看,华澳信托存有三次违规。其一,华澳国际信托于2014年3月、7月间在与投资人签订信托合同时,未对投资人的适格性进行审查,投资人认购金额未达到投资信托计划的最低投资金额;其二,2013年10月、2014年1月,华澳信托违规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信托计划;其三,华澳信托2014年末集合信托资金用于发放贷款的余额占管理集合信托计划实收余额的45.97%,突破了30%的监管指标上限。

  这并不是华澳信托今年被公示的第一张罚单。今年6月,银监会网站披露,2015年一季度,华澳信托在报送非现场监管报表时出现漏报、错报,银监会上海监管局对此发文责令改正。此后,该公司在报送统计报表时出现迟报,再次违反报表报送规定,影响了上海辖内银行业统计数据的及时性。银监会上海监管局对其责令改正,并处罚款人民币15万元。

  相比来看,华澳信托第二份被公示的罚单,不仅数额更高,违规项目也更多。逐一而言,第二条“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信托计划”在业内较为常见。格上理财研究员欧阳岚介绍,一般情况下,信托公司会选择委托第三方理财机构代销产品,因为信托公司的直销能力确实有限。用益信托研究员廖鹤凯进一步指出,从时间上来看,2013年10月和2014年1月距离目前已经近三年,最近三年内信托公司越来越规范了。公开资料显示,不少信托公司为加强直销能力,相继成立了自己的财富管理中心。

  但华澳信托另外两个被罚的原因都比较罕见。其中,针对“投资人认购金额未达到投资信托计划的最低投资金额”,欧阳岚介绍,根据2007年开始实施的《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规定,合格投资人投资一个信托计划的最低金额不少于100万元,这也就意味着部分投资人在购买上述信托计划时的投资资金少于100万元却依然购买了信托项目。

  “一般情况下,信托公司会从投资人的个人收入、职业、家庭资产以及风险承受能力等方面进行考察,资质符合的投资人方可收购信托计划。”欧阳岚补充表示。

  不合格的投资者是如何购入信托计划的尚不得知。有业内人士猜测,低于投资门槛金额的投资者,获取的收益可能也是按照100万元这一档执行的。

  业绩滑坡

  华澳信托第三个被罚的原因更值得重视。廖鹤凯表示,华澳信托2014年末的集合信托资金用于发放贷款的余额,占管理的集合信托计划实收余额的45.97%,而监管指标上限是30%,多发放贷款理论上的确有可能会为公司带来更多利润,但监管划出红线就是为了防范风险,例如做房地产项目要求满足“432”条件等,就是担心资金如果收不回来形成坏账。

  廖鹤凯进一步说到,监管认为按照这个机制是合理的,不论是发放贷款或是股权投资等,超过可控范围,不一定说肯定出问题,但出问题的概率会增加。对于上述三个方面公司将有何改进措施,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华澳信托北京办公室,但始终未有人接听。

  事实上,华澳信托已经尝到过一些风控隐患爆发造成的恶果。在华澳信托2015年的利润表中,资产减值损失一栏新增了9000万元金额。彼时华澳信托总裁杨自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业绩下滑主要是计提了9000万元的拨备,前几年做的项目有些问题,甚至有些项目收不回来,所以就计提了拨备。9000万元的拨备计提对公司影响很大。

  杨自理并没有具体说是哪几个项目有问题,但据公开资料显示,华澳信托在2014年和2015年都曾被曝出过有项目陷入兑付风波,分别是2.8亿元规模的“长盈66号”和6亿元规模的“长昊27号”。

  无论是针对哪个项目,华澳信托计提的这9000万元拨备都拉低了其当年净利。数据显示,2015年华澳信托实现营业收入5.08亿元,同比增长16.51%;净利润1.27亿元,同比下降16.7%,这两项指标均排列行业倒数,信托资产规模更是位于行业末位。

  再往前回顾,华澳信托的日子其实自2014年起就不太好过。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4.36亿元,同比减少23.87%;净利润1.52亿元,同比减少33.04%。可以看出,华澳信托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对此,杨自理表示,公司转型已经走上正轨,不再注重规模和增长,更加注重把控资产质量风险和收益。

  从存续项目类型来看,华澳信托2015年的单一信托、集合信托和财产权金额分别为172亿元、108亿元和9亿元,所占比重分别为59.52%、37.37%和3.11%。2014年华澳信托单一信托和集合信托金额分别为290亿元和147亿元,占比约66%和34%。这也意味着,华澳信托2015年单一信托所占比例下滑,集合信托占比上升,并新增了财产权信托产品,说明公司业务正在逐渐转型。

  高管出走

  然而,转型的大业还未完成,杨自理却离开了华澳信托。今年6月,有消息称,杨自理已于4月辞去华澳信托总裁一职,距离其2014年7月的加盟过去还不到两年时间。10月,又有消息称,新总裁吴瑞忠已经走马上任。

  这已不是华澳信托近三年内第一次换帅。2014年5月,华澳信托前总裁赵文杰及另两名副总裁李长忠、翟振明相继辞职。

  说到上一次换帅,就不得不提华澳信托的股权变更。资料显示,成立于1992年的华澳信托,前身是昆明国际信托,2005年底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公司介入昆明国际信托的重组。一直到2009年9月,华澳信托才重组完成并正式开业,注册地也从昆明迁往上海。

  而华澳信托法定代表人余建平,既是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北京融达投资公司的控股股东北京国利能源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北京融达和三吉利能源曾是华澳信托前两大股东,共计持股80.01%,彼时外资股东麦格理资本持有19.99%。

  随后的两年间,华澳信托的股权变更几乎没有停下来过。去年10月,麦格理资本撤出,将所持的华澳信托19.99%股权转让给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今年4月,华澳信托股东再次变动。截至目前,北京融达投资公司持股50.01%,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持股49.99%。今年杨自理离任时,市场也曾传出消息称,杨自理离职与公司股东变化及新股东对公司管理要求的调整有一定关系。廖鹤凯表示,人员变动大,管理起来会比较麻烦,很难衔接。虽然后期公司出现的业绩下滑、业务违规等是综合原因导致的,但较为核心的因素还是在于团队的调整,信托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就是人力资源,人员出现问题,一系列问题就会接踵而至,更糟糕的情况就变成恶性循环。

  而频繁的股权变动并没有给华澳信托带来增资,其注册资本仍然为6亿元,是为数不多注册资本低于10亿元的信托公司。在本次新总裁到位后,有消息称,华澳信托增资工作已经启动,股东方同意将尽快以现金增资方式,增加公司注册资本至30亿元,并在增资到30亿元后一两年内进一步将公司资本金增至50亿元。

  “如果增资顺利,对华澳信托肯定是个利好消息,接下来还要看其如何发展了。”受访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