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正文

四大AMC和民间资本涌入加速竞争 不良资产包涨价至六折

时间:2017-07-14 09:30:33      作者:杨晓宴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收藏
\

  银行的不良资产包供给和不良市场资金供给失衡,导致银行不良资产包的“出厂价” 明显上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一份某大行二季度资产包竞价情况统计表显示,8个省份不良资产包的平均折扣率超46%。其中,信达买包的平均折扣率为48%,最高的为65%;华融的平均折扣率为43%,最高的为55%。而浙江省地方AMC拿的一个包折扣率高达70%以上。

  据多名不良资产处置业内人士反馈,“六折”范围逐渐从浙江、广东、江苏向福建、云南、山东以及湖北、湖南、四川等内陆地区扩散。甚至还出现了以九折以上折扣受让的情况。而两年前的市场,四大AMC从银行以本金两三折受让不良资产包是常态,几乎没有超过五折。

  “现在这个价格(六七折及以上)拿下来基本是很难赚钱的。主要是去年以来新进入市场的资金越来越多,四大AMC回归主业,以及民间资本的涌入,导致资产包价格虚高。”有上海不良处置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

  全国不良率基本稳住,

  但区域分化大

  根据银监会公布数据回顾银行不良贷款率,主要是从2014年开始爆发,从2013年末的1%一路上升,到2016年基本稳住在1.75%左右的水平。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不良率是1.74%。

  从不良贷款余额来看,2016年一季度末的规模是2014年一季度末的两倍多,也就是说不良贷款余额两年翻番。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为1.58万亿元。

  动态来看贷款质量劣变,关注类贷款余额和占比很关键。关注类贷款余额和占比自2014年至2016年三季度都在上升,且也可以关注到2016年一季末的规模是2014年一季度末的约两倍。但2016年第四季度规模和占比都有所下降,2017年一季度虽然规模有所反弹,但占比仍在下降,占比3.77%,回落到了2015年三季度末的水平。

  分区域来看,沿海地区的不良贷款率率先爆发,也率先有所下降。以上海和浙江为例,2016年不良贷款实现“双降”,即余额和不良率同时下降,而且浙江省是2012年以来首次出现“双降”。江苏和深圳地区的不良贷款率也均在下降,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分别为1.25%和1.02%。辽宁、山东和贵州2017年一季度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

  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从不良率来看,辽宁、黑龙江、山东、河南、甘肃、青岛均在2%以上。

  不良资产包涨价,

  “六折”由配资助推

  一边是银行资产质量逐渐企稳,另一边是资产包价格明显涨价。

  以前述某国有大行今年二季度的资产包竞价情况为例,五折以上的资产包出现在广东、浙江和山东。四折以上的省份包括河北、内蒙古、湖南、河南、宁夏和甘肃。

  “六折”范围逐渐从浙江、广东、江苏向福建、云南、山东以及湖北、湖南、四川等内陆地区扩散。

  不良资产圈有一个简单的共识,就是只要价格够低,就有较大盈利空间。什么概念?假设一个债权本身500万元,抵押物600万元,现以四折受让这笔债权,即花了200万元。那么利润就是抵押物处置所得减去200万元及其他诸如诉讼等服务成本。假设3年后追回400万元,诉讼等相关费用按5%计算,年化收益约为30%。

  假设把折扣调整成六折,再来算这笔账,年化收益约为13%。但以上还没有计算税的部分。

  据一名江浙地区不良资产处置资深从业人士观察,伴随江浙地区不良资产包平均折扣率从30%上升至50%的,是配资规模的迅速增长。目前江浙地区的配资杠杆在3-5倍,即购买一个1个亿的资产包,投资人仅出资2000万-3000万元,以年化12%以上的成本配资7000万-8000万元(12%不含通道费及服务费)。

  还是以上述500万元债权为例,按照资产包以本金六折,配资(优先:劣后)3:1来算,劣后的年化收益为16%。但若处置不力,劣后资金也可能发生亏损。

  但也有一名广东资深不良处置业内人士表示,今年以来资产价格上涨明显,但总体来说,广东的不良资产包价格还属正常,主要是一些投机机构的暴利预期难以实现。在其看来,不良处置的正常年化收益就在10%左右。

  四大AMC和民间资本涌入

  不良资产包竞争之激烈,据从业人士反映,包括山东内在的一些地区,不做尽职调查而盲报价格的情况有所增多。

  “现在四大AMC按照五折拿的包,我这边要拿最多四折。”某民间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表示。据其判断,资产包折扣在2017年至少还会维持在目前水平,不会下降。而前述上海不良处置人士也预判折扣水平还会维持,“但也不会再高,现在这个价格(六七折及以上)拿下来基本是很难赚钱的。”

  就不良资产包价格上涨的原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名业内人士,归纳原因无外乎两个:其一,从资产供给来看,银行资产质量企稳;其二,资金供应增多;从而形成了资产和资金的失衡。

  从资金供给来看,一是四大AMC回归主业,二是民间资本涌入,其中包括上市公司在不良资产领域的布局。

  “我们现在要求回归主业,鼓励收包。”某四大AMC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收不良资产包在包括资本考核和内部资金成本核算上都更加宽松。以该AMC为例,受让不良债权的内部资金成本比固收投资低100个BP,且考核周期更长。

  “其实就目前的经济情况,一方面是有处置不良的政策压力,另一方面处置好了也还是能赚钱的,主要围绕房地产的低买高卖。”上述某四大AMC人士表示,“好比西安,房价最近翻了一倍,瞬间关注不良的人就多了。原来资不抵债的,现在赚得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