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正文

监管摸底排查现金贷进行时 部分平台正按要求整改

时间:2017-11-02 09:18:49      作者:谢水旺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收藏
\

  现金贷江湖(下)

  正经历着爆发式增长的现金贷,一时风头无两。尽管从4月份就开始的摸底排查工作仍未收工,但此时监管进一步规范的脚步已渐渐逼近。

  有的业内人士认为,必须禁止“收头息”等不合理收费,规范现金贷的利率;也有业内人士建议,应区分贷款额度来限定不同的贷款利率。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达成共识的是,持牌经营才能更加合理地引导行业的规范发展。

  究竟监管的下一步如何行动,市场拭目以待。(马春园)

  导读

  “主要根据银监会的现金贷相关平台名单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利率、风控和催收三个方面,总体来说,风险可控。主要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多头负债现象明显,存在‘以贷养贷’现象;二是实际利率不透明,除了借款利率以外,还有其他服务费用,实际利率很高。”

  飞速爆发的现金贷业务正亟待监管的进一步规范。

  目前,现金贷行业积累了较多问题,主要体现在借款利率高、风控薄弱、坏账率高、暴力催收等方面。今年4月,银监会发文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目前各地摸底排查正在进行中。

  当时,监管列出了现金贷相关平台名单,包括APP名称、公众号名称、网站名称等,涉及几百家现金贷平台,包括花呗借款、宜信借贷服务、信而富、融360、京东农村金融等,要求地方协助排查,并指出“请各地根据各地区实际情况,开展清理整顿工作,排查名单不限于上述机构。”

  现金贷整治工作的重点是,排查是否具有以下特征的平台:利率畸高、实际放款金额与借款合同金额不符、无抵押、期限短、依靠暴利覆盖风险以及暴力催收等。

  近日,广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市从合法合规性的角度出发,对这类平台进行了整治。经排查,我市暂未发现完全符合上述特征的平台,但发现个别平台存在利率较高(年化利率超过36%)的问题。目前我市已要求相关平台进行整改。”

  持牌经营是金融监管大趋势。近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谈及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工作时指出,其重点之一就是关注互联网金融,目前许多科技公司开始提供金融产品,有些公司取得了牌照,但有些没有任何牌照却仍然提供信贷和支付服务、出售保险产品,这可能会带来竞争问题和金融稳定风险。

  业务界定模糊

  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般来说,现金贷主要指小额、短期的贷款,没有场景,借款人多为蓝领、年轻白领等,也包括学生。

  “2015年现金贷火起来以后,有一大批平台迅速进入这块业务。关于现金贷,目前并没统一的界定。”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张叶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目前主要包括网贷平台、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小贷公司以及非持牌机构都在进入现金贷业务,各机构的具体业务存在较大差异。

  张叶霞介绍,大多数机构将现金贷业务归为类似于美国的Pay Day Loan(发薪日贷款)业务,金额较小,额度通常在3000元以内;期限较短,一般在1-30天;利率较高,贷款门槛低,无抵押无担保,主要用于资金周转。

  上述广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认为,稍微准确的定义是指纯线上审核,额度比较小的无抵押信用借款,业界一般认为无消费场景、无抵押、无担保、小额短期的信用贷款业务为现金贷。

  在他看来,现在市场上现金贷平台对借款人的审核要求不高,要求提供的资料也较少(如基本资料+芝麻信用等),因此其贷款违约率较高,只能通过高利率来覆盖风险。

  多头负债现象明显

  “由于一些借款人缺乏财务规划能力,存在非理性消费和不正当消费行为,有可能增加借款人的财务成本,导致多头借贷、‘以贷养贷’、平台催收不当等现象。”石鹏峰认为。

  今年4月,银监会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时,就提到现金贷三大问题:利率畸高;风控基本为零,坏账率极高,依靠暴利覆盖风险;利滚利让借款人陷入负债危机。

  在上述广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看来,因现金贷借款金额一般较小,出现暴力催收的可能性较小,但确实存在电话及短信骚扰等情况。如遭遇暴力催收问题,可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目前地方互金协会已要求会员单位开展自查自纠工作,比如,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要求开展现金贷业务的会员单位,上报交易规模、借款人数、出借人数、借款利率、自查自纠情况等信息。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4月银监会发文后,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对会员单位开展现金贷摸查活动,据初步摸查了解,广州当时仅少数几家平台涉及现金贷,但未发现暴力催收等事件。为引导平台合规开展相关业务,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已通过窗口指导提示风险,指引平台规范开展业务。其中,一家平台已对存量业务进行处理,逐步缩减规模。目前,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中的现金贷业务规模不大,风险可控。

  “主要根据银监会的现金贷相关平台名单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利率、风控和催收三个方面,总体来说,风险可控。主要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多头负债现象明显,同一个人很容易在多个现金贷平台获得贷款,存在‘以贷养贷’现象;二是实际利率不透明,除了借款利率以外,还有其他服务费用,实际利率很高。”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曾光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建议持牌经营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部分现金贷平台虽存在一些问题,但现金贷有存在的意义。他们建议合理引导,持牌经营,通过充分竞争降低借款利率。对于现金贷平台存在的“收头息”现象,建议予以取缔。

  一位中部某地金融办负责人称,现金贷确实存在市场需求,服务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的人群,可以通过充分竞争降低利率。他透露,计划在当地引入约20家现金贷平台,一是这个行业比较赚钱,增加当地税收;二是未来监管明确,现金贷平台也有转型空间,可以申请P2P网贷备案或互联网小贷牌照。他还表示,尤其要关注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要求资金来源合法,不能从社会募资。

  上述广州市金融工作局相关人士认为,现金贷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有其存在的必然性。从监管角度出发,如果现金贷不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监管部门可从有利于整个行业发展的角度出发,对其进行合理引导。

  在点融CEO、联合创始人郭宇航看来,终结现金贷乱象的唯一手段,就是让现金贷彻底暴露在阳光下,进行持牌经营。

  张叶霞则建议,应对贷款额度进行差异化监管。发展较为稳定的现金贷平台,其平均资金成本为10%-18%,获客成本约100-150元/人。因此,建议区分借款额度来规范不同的借款利率,如果严格按照年化利率36%以内执行,对于小额放贷机构来说大概率无法覆盖获客成本、经营成本、风控成本、运营成本等,将很难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