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正文

富民银行行长生变 高管异动或因增长瓶颈

时间:2018-05-08 10:50:16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时代周报     收藏
 

   在刚刚结束的4月,有两家民营银行的行长离职。
 
  五一前夕,重庆富民银行行长闵路浩被爆离职;4月中旬,东北首家民营银行—吉林亿联银行行长戴兵离职。目前尚未公布两人的去向。这不是个案,此前中关村(6.420, 0.03, 0.47%)银行、微众银行、华通银行均出现过行长离职的现象,这个比例对于已开业的17家民营银行来说并不算小,也就是说有近1/3的民营银行行长出现过变动。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这些民营银行行长任职的时长一般不超过两年,大部分任职时间不到一年。4月中旬离职的戴兵任亿联银行行长不足一年,闵路浩在重庆富民银行任职时间较长,但也未超过两年。
 
  对于民营银行高管频频离职的现象,不便具名的已离职民营银行行长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与公司治理有关,大部分股东都希望能把民营银行做好,但方式方法可能不一样”。
 
  民营银行筹建辅导咨询机构—中商产业研究院董事长杨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主要的原因是民营银行遇到了经营瓶颈。“民营银行虽然有银行牌照,但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银行,因为在经营上还存在问题。民营银行要同时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要有贷款客户,其次是要有存款渠道来源。”
 
  任职不到两年
 
  官网资料显示,富民银行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成立的中西部第一家民营银行,也是常态化审批后成立的第一家民营银行,由瀚华金控(港股03903)、宗申集团等重庆7家民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30亿元,于2016年8月开业。
 
  闵路浩在来到重庆富民银行之前,其职位是中国小贷协会首任会长,为正厅级。这也是唯一一位没有在传统银行任职过的民营银行行长。
 
  据公开资料,闵路浩于1989年7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毕业后,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非银部工作。曾任中国银监会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部副巡视员,分管信托公司监管工作。2015年1月,中国小额贷款公司成立,2015年1月,闵路浩转任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任该协会首任会长。
 
  2016年8月左右,闵路浩“下海”,赴任重庆富民银行行长一职。对于为何选择重庆富民银行这样一家民营银行,闵路浩彼时表示:“除了因为与该银行的股东思路契合观念一致,更因为重庆是中小企业聚集的地方。原来做的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就是服务中小企业,现在更是进入一线实际服务中小企业。”
 
  富民银行的大股东瀚华金控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普惠金融集团,业务涵盖融资担保、小额贷款、互联网金融、金融保理、融资租赁等综合金融服务。
 
  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闵路浩任行长期间,富民银行在开展网贷平台存管业务方面发力较多。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8年1月,富民银行与71家网贷平台签订了直接存管协议,居所有开展网贷存管业务银行的第三位,位列民营银行首位。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部分民营银行在传统存贷业务上缺乏优势,因此需要开拓新的业务。网贷存管业务是这两年根据监管方的要求,兴起的新业务,因为平台数量多,整体市场空间还不错,在一些大银行比较谨慎的背景下,一些民营银行就显得比较积极。
 
  作为富民银行的主发起人,瀚华金控在2017年年报中披露了富民银行的经营情况:自2016年8月开业的富民银行,2017年末资产总规模183.63亿元,净资产30.13亿元,收入2.7亿元,税后利润1080.8万元,此前一年其净利润为180万元,净利润呈现稳步上涨的趋势。
 
  闵路浩的接任者或许是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孙中东,他曾分管上海华瑞银行“三驾马车”之一的互联网业务。这与富民银行正在发力的网贷存管业务有一定的契合度。“目前我行对此传闻不予置评。”5月3日,富民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
 
  亿联银行行长戴兵也离职
 
  就在闵路浩离职前不久,亿联银行行长戴兵也确认离职。
 
  作为这家民营银行的首任行长,戴兵则先后供职于中国银行(3.860, 0.03, 0.78%)(港股03988)、招商银行(29.610, 0.68, 2.35%)(港股03968)、光大银行(4.070, 0.04, 0.99%),在零售银行方面有丰富的经验。2005年10月,戴兵加盟光大银行担任信用卡中心总经理。
 
  在戴兵担任行长期间,亿联银行将业务重心放在利用互联网技术发展普惠金融上,在探路小微金融,布局消费金融以及提升风险防控水平方面表现突出,包括拓宽小微企业融资渠道,上线线上个人消费贷款等业务,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打造智能化风控模式。
 
  民营银行行长离职并非个案。去年年底,福建首家民营银行华通银行行长郑新林已经离职,现由华通银行副行长陈文胜代管。这也不是郑新林第一次离任民营银行职位,此前郑新林曾在微众银行担任分管同业业务的副行长,同时担任微众银行APP负责人,在2015年11月选择离职。
 
  早在2015年9月,任职不足一年的微众银行行长曹彤离职,转任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2016年3月,原工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离职,参与筹建北京首家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后来侯本旗却退出,原北京银行(6.820, 0.02, 0.29%)南京分行行长王萌担任中关村银行行长;去年10月底,中关村银行开业刚三个月,王萌却因个人原因辞职。
 
  “现在民营银行被一些条件所限制,两个问题都不太好解决。从存款端看,第一点是民营银行给人家的信用感肯定是要降低的;第二点就是一行一店,不可能像现在那些银行一样有大规模的网点,所以用户对于在民营银行存款肯定是有顾虑的,银行本身受到了‘一行一店’模式的影响,所以从这两点来说,存款来源肯定是有受到限制的。”杨云说道。
 
  “从贷款端来看,虽然民营银行的风控比传统的商业银行肯定要做得好,但由于民营银行本身资金规模小,也限制了贷款业务规模的增长。我认为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民营银行遇到了经营瓶颈,说白了这些银行都会有指标,如果完不成指标自己肯定就会觉得没什么意义了。”杨云解释称。
 
  截至目前,共有17家民营银行获批开业。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同比增长109%,盈利状况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