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才是号外  
你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正文

美联储加息中国央行按兵不动 下半年或跟随加息步伐

时间:2018-06-15 10:35:47      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收藏



与市场预期一致,美联储选择了加息。不过,这一次中国央行并未跟随。

  6月14日,央行开展1500亿逆回购操作,净投放700亿。7天、14天和28天利率分别为2.55%、2.70%和2.85%,均与此前持平。

 

 “今天不跟说明央行也在观察,主要是考虑内部因素,最近金融风险爆发比较多,经济处于由强转弱的转折点。”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朱振鑫称,“如果未来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利率跟进可能会进一步推迟。”

  值得说明,美联储公布的点阵图显示,今年还将加息2次,较此前市场预测多1次。多位受访分析人士认为,未来央行仍有跟进“加息”的可能。

  中信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称,不排除央行后续密切监测内部因素的变化,等待更加合适的时机加息,或直接等待美联储下次加息。“后续跟随美联储加息的概率上升,在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降准+MLF数量工具组合的操作空间。”

  逆回购加量不加价

  6月14日凌晨,美联储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至1.75%-2.00%。这是今年以来的第2次加息,该操作符合市场预期。不过,市场对于中国央行操作的判断出现分歧,一种声音是小幅跟随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另一种声音认为按兵不动。

  最终央行并未跟随上调,6月14日上午,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700亿7天,500亿14天和300亿28天逆回购操作,利率均与上期持平。当日有200亿7天和600亿14天逆回购到期,净投放700亿。

  明明认为,本次公开市场放量操作仍然保持着货币政策偏松的特征,但700亿元投放规模并不算大,主要是应对月中缴税缴准因素的影响,未跟随美联储加息使得放量对冲需求降低。

  “本次没有跟随或许有两方面因素:一是考虑6月是流动性较敏感的时期,保持稳健目的是维稳流动性;二是近期公布的金融数据和宏观数据显示,消费、投资增速出现回落,同时社融收缩比较快,这种情况下,利率不变是给市场一个稳定预期。”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7年以来美联储共进行四次加息,而中国央行跟了三次,未跟随的一次也出现在6月。

  此外,央行6月1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社会融资规模增长7608亿元,前值为1.56万亿元,减少51%,创下22个月来新低。统计局14日公布数据显示,1-5月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1%,续创2000年以来新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5%,创2003年6月以来新低。

  《2018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小幅上行可进一步收窄两者利差,有利于增强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对货币市场利率的传导作用。

  兴业研究分析师郭于玮认为,过去二者利差的收窄主要通过政策利率上移来实现,而未来可能通过市场利率的逐渐下行来完成。“金融去杠杆开始之前,央行的7天逆回购利率基本上构成了DR007的底部。这或许意味着DR007的底部将逐渐下移至央行逆回购利率的水平。”

  未来或仍会跟随

  一个引发市场关心的问题是,中国央行不跟随是否可能带来资本外流及加杠杆。

  6月14日,原央行行长周小川出席陆家嘴论坛时表示,储备货币是美元,一旦主要经济体发生危机以后,这种国际货币体系会使得资本流动发生异常。“最近我们又看到阿根廷、土耳其甚至还可能有其他国家,在当前的形势下可能再次出现资本流动异常。”

  不过多位受访分析人士均表示,本次未跟随并不会对中国资本流动带来太大影响。“现在总体来说,不管直接投资还是资本项目往来,都呈现双向流动的平衡格局,中国的宏观经济、资产价格、汇率比较稳定。”温彬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称,目前中美利差接近70BP,若仅从2012年以后看,利差较低,但从更长时间来看,这个利差比较合适,并且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完善,人民银行对中美利差的容忍程度也在提高。

  数据显示,6月13日,10年期中国国债到期收益率为3.6627%,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2.98%,两者之间相差68个BP。

  “会有资本外流压力,但不会像之前那么大,因为汇率和资本的管控其实又重新收紧了,这块央行不会太担心。至于企业加杠杆的隐患,不必过于担心,现在不是央行给环境就能加的,监管和实体经济环境彻底变了,实体需求不强再加上严格监管,企业加杠杆不会像之前那么凶猛。”朱振鑫认为。

  美联储本次加息之后,普遍预期未来还有两次加息。即全年加息四次,高于此前预期的三次。

  朱振鑫认为,长期来看中国央行还是会跟进。因为货币政策的大思路已经非常明确,数量中性偏松,价格中性偏紧,同时市场利率已经高于央行操作利率,随行就市也应该抬升公开市场利率,另外去杠杆需要一个相对高利率环境,最后一个因素是,如果不跟进,资金外流压力可能加大。

  温彬认为,未来操作要关注国内外环境,包括欧洲央行货币政策,美国是否最终加息四次等,下半年政策利率“加息”仍有可能。大家担心政策利率调整以后会传导至实体部门,因此较好的政策选择是政策利率提升,同时通过降准置换MLF,让长期资金成本下降。